国博看展

大冷天穿着薄棉袄去国博看展,排队冻不轻。盘桓一天,走马观花看了五六个展览,尔羊最爱黄永玉生肖画,还跟着画了几张。卢浮宫展品人最多,尔羊一进门就说一股咸菜味儿,我们俩几乎是跑步出来的。阿拉伯展品不少有意思的,我拍了漂亮的匕首、鹰面罩和阿拉丁神灯。春联都是点缀升平的主旋律作品,随便看看。

紫藤种子和太兴

每次门铃响起,听到金蛋脆生生的声音用各种理由喊尔羊下楼玩时,都像是青春期故事的某种预演。今天捡了很多紫藤树的种子,扁圆形,从没见过。中午去五彩城吃太兴,我爱肠粉,尔羊爱菠萝包。吃完看电影《了不起的菲丽西》,尔羊看得很不安,不时嚷着要走,到底坚持看完了。

睡前诗

某日哄睡念阮籍咏怀诗,念得自己感伤不已。这几天换成诗经后,我们俩都觉得很有趣。重章叠句连绵词,尔羊每每听得格格笑,我也得以正儿八经读一遍诗经。今天读到了郑风,果然风流跌宕有性情。读到洵美且仁,想起儿时读杨家将,奸相潘仁美的名字怕即出于此,端底读书出身者的本色。

颐和园溜冰

立春兼人日,颐和园冰场最后一个开放日,玩了个痛快。这个大冰场真心好,可以一口气滑个上千米。冰面上有阳光折射,一点也不冷。同行有淘淘金蛋左右,淘淘妈真有劲儿,坐冰车上俩手架着冰钎子滑得飞快,我和尔羊累坏了也没追上,左右妈穿着高跟鞋摔了个屁墩,金蛋姥姥说在冰上走脚不能离地,得出溜着走,真管用。我和尔羊一会儿用冰钎子滑着走,一会儿她坐我推,一会儿我坐她推,好玩儿极了。可惜淘淘不小心撞破了嘴唇,流了很多血,大家都吓着了,尔羊也担心地看着,金蛋不以为意:“走吧别管他了,我们玩去吧!”这么小的孩子,很难说是否凉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