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仆寺旗草原游

周末,城里太热,带尔羊去太仆寺旗草原,爸爸妈妈小姨奶奶,全家出动。驱车350公里,途经上次去过的张北草原。尔羊表现很好。见了老鹰、地老鼠、羊群、牛群、牛粪堆、蚂蚱、大团白云、大片野花、夕阳、星空。
直接把妈妈的日志挪过来吧:
为躲避城里的燠热,周末驱车又往草原去,这次走得更远些,到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的太仆寺旗,大概来说,锡林郭勒盟相当于地级市,太仆寺旗相当于县。
果然惯见的风景不大能激起热情,这次远不若上次在张北草原天路那样有惊艳之感了,或者还有节气的缘故吧,感觉这次的风景要单调一些,好处便是更开阔了。
当然,也有些特异之处,值得记上几笔。
最先被吸引的是牛粪堆,不知怎么切割成规则的方块,堆成整齐的垛子,像草垛一样,带一点精巧的艺术感。地方开阔空气容易流散之故吧,趋近也无异味。在缺少木柴的草原上,这都是牧人们珍贵的燃料。
老鼠也出奇地多,在别处草原上没见过这么多的鼠洞和随时探头探脑的老鼠,不知该怎么归类,但比以往惯见的黑乎乎的家鼠形容要可爱得多,毛色偏灰,样子也没那么瑟缩,机灵灵的,神情接近松鼠,只没那么大的尾巴。觉得没危险时就跑来跑去,一俟人趋近,飞快钻进洞里不见了。村子里的屋墙上刷的标语有防治鼠疫,看着让人有些惊心。另有标语曰防治布病,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查了一下才知道是牧区常见病,牛羊等牲畜是主要传染源。
与牧人聊天,知他放的百十头牛并非全是自家的,而是全村的,这家三头那家两头,每家出一个人,轮流排班放牛,每头牛排一天。觉得这真是个好办法。牛犊出生养到可以售卖,约需四个月,每头牛可卖七八千块。牧人说放养不易,草原上设置了诸多禁牧区,就是现在这时候,牛也吃不太饱,冬天准备干草更是辛苦活。不过蓝天白云下的牛群还是很漂亮的。
蚂蚱很多,飞起时动静很大,且有奇异的彩色,捉起一个来看,才知里侧的近于女士衬裙的透明翅膀居然是红色的。
此地名吃为手把肉,因为吃肉时要一手把肉,一手拿刀,切割,故名手把肉,其实就是炖羊肉。点了二斤多吃吃,味道也还不坏,但我到底不是吃肉人,浅尝辄止。又有拌炒米,搞不清是小米、黄米还是什么米炒熟后,拌上酸奶即成,酸溜溜有嚼劲,我和尔羊都爱吃。蔬菜有沙葱,比小葱还要细小,味道却一点不冲,凉拌了吃,比较平淡。
晚间想看星星,顺便追逐了一下落日,太阳将隐未隐时,光线美妙不可方物,连一弯野水都有了点江南水乡的味道。
都说草原上能看的清晰的银河,可是一则太冷,怕冻着尔羊,二则几个人的天文学知识都少得可怜,只会辨识一个北斗七星,所以匆匆了事。
所住酒店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这时天气确实用不着空调,冬天冷的时候大概也没什么客人过来,我们推想,大概这个酒店只有某几个房间装了空调或暖气吧。
次日早饭后退房,见人准备婚礼,蒙人果然豪放,白酒数十件啤酒近百件,鱼贯运进酒店。这天是旧历六月初三,商丘人肯定不会选这个日子办喜事的。因想起在济州岛时,导游说韩国人喜欢三五七这样的数字,不知跟蒙人有无关系,因为据说元朝时,济州岛是由蒙古人统治的,后来闻名遐迩的济州马也是当地马种与西域马杂交后的产物。
贴几张尔羊照片,以为收束。
1
2
3
4578911未命名1
未命名未命名
alt=”12″ width=”687″ height=”942″ class=”aligncenter size-full wp-image-4301″ />1310

今日漫游

住在楼间距很小的小区里真是气闷,加上楼层低,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就觉得日色昏暗,今天下午到新区签个字,一看天朗气清风物明秀,忙忙回家把尔羊载了去。这次选择很少去的西南角漫游,穿过高可及肩的荒草丛,沿着冬泰湖西岸南行。湖中有三只水鸟,一时在水面浮游,一时钻下去潜水,一时又扑愣愣飞起来,抱了尔羊远远地看了很久。湖的尽头有群学生在整理土地,说是要弄成苗圃培育花木,尔羊跟着抓了几把土。有妇人遛狗,狗在草地上打滚,问尔羊:“小狗干嘛呢?”尔羊答:“吃叶叶。”听到的人都忍不住笑。天上早早就升起了半月,尔羊坚持称之为“月牙儿”,一直关心着,路上不停地说:“月牙儿不见啊,月牙儿又出现啊。”她还不太会说“了”,每次都是说“啊”。与尔羊一起捡拾了很多落叶,各种各样的,回来做了几幅树叶画,照着尔羊的绘本粘了一只高脚长颈的鸟,让尔羊看,尔羊看看书又看看画,很诚实地说:“不太像。”
1

2

3

5

6

7

尔羊一岁七个月

尔羊一岁七个月了,身高八十厘米,体重二十一斤六两,成个小胖子了。
睡觉没大变化,吃饭比原来好些,爱吃的东西越来越多,软塌塌的东西仍坚决拒绝。
会说的话很多了,差不多可以说句子了。喜欢说狗、花、毛毛、蚂蚁、BUS、沙、豆豆、桔桔、虾、鱼、鸭鸭、妈妈抱抱、袜袜这些词句。 同意说“好”,不同意说“不”,叫她就答应“哎!”
喜欢听念诗,也能跟着念几个字。
认得几个字,不、二、个、字,这么几个。
数数还是不会,隔三岔五能说一二五七八九。
还是不大跟人兜搭,总是自顾自玩儿。
知道家人的名字和属相,爸爸妈妈奶奶小姨舅舅哥哥弟弟的全知道。
去了张北草原、动物园、植物园、百望山、国家博物馆、延庆百里山水画廊,看了童话剧,吃了外婆家、金鼎轩、眉州东坡、花家怡园和西贝西北菜。
有点小脾气,动不动尥蹶子生气,比较难办。

尔羊逛国博

带尔羊去国家博物馆看黄永玉画展,因为手机上拍的看尔羊看得高兴,索性带去现场看。
尔羊似乎比较喜欢博物馆这样的地方,宽敞整洁清静,尔羊看画大致能懂,最常犯的错误是把几乎所有古衣冠的人称为阿姨,没办法,她哪里知道古代的男子也穿裙子样的长袍呢?还彩色的!
相较于画,尔羊对雕塑和小摆设更感兴趣,十二生肖青蛙猫头鹰都爱看。画里的月亮也喜欢,远远就指着喊月亮。
不喜欢字,念给她听也不听,咯咯笑,在怀里一蹿一蹿的打挺。放她下来,到处跑,越发笑得响,还把拦在画墙前的矮栏杆摸个遍。
看约俩小时,怕她饿,带到大厅吃个煮蛋清,她不客气地尿了一地,然后告诉我:"尿,尿!"
午饭吃花家怡园,尔羊先是吃中了花家白菜,又爱上了莜面做的拷栳栳,还喜欢吃山楂糕。

爸爸,我在这里!

这个爷爷喝醉了

站在山鬼前拍一张

老虎!鸡!

猴在妈妈身上笑个没完没了

看那个!

看完了来个合影

在大厅里跑一跑

边吃蛋清,边偷偷地看一眼旁边坐着的阿姨

等待吃饭,弄花香满衣

吃饱了,跟爸爸腻一会儿

尔羊游百里山水画廊

一早,尔羊还没睡醒,就被揪起来出门,这次去延庆的百里山水画廊。
出昌平后,路边牵牛花盛开,作蓝白紫红四色,鲜艳明媚。
又经过一大段与大货车蹒跚并行的曲折山路,始渐入佳境。路经一湖,在群山环绕中,号为天池,停车数次,远观近看,饱览美色,尔羊不幸第一次下车就绊趴了,脑袋上磕了个包,疼得直哭。
百里山水画廊入口处有一瀑布,水流清澈,尔羊在浅水处拣了好几枚光滑的石子。爸爸还花十块钱给尔羊买了个蝈蝈。
停在一片花海处,尔羊喜欢毛茸茸的鸡冠花,不大喜欢紫色的马鞭草。
买了一顶葵花,瓜子大而饱满,新鲜得很,刚从地里拔出来的,根上还带着潮润的泥土。剥瓜子给尔羊吃,尔羊卡得直咳嗽。
午饭在周家大院吃,尔羊因为晕车把早上吃的东西全吐了,这时饿了,南瓜河虾鸡肉豆角的吃了不少。
再上车尔羊就睡着了,一直睡到快出山。返程取道怀柔,尔羊饱看落日。上高速后尔羊倦极,窝在我怀里一句话都懒得说,心疼死人。一日天气好景色佳,只是孩子还是太累了。
夜间蝈蝈鸣叫,一室秋声。
下面是照片
先在山顶上来一张,背后就是天池

奶奶给摘了个松果

更近些看天池

爸爸抱着站高高

吹个蒲公英

蹲下来干什么?尿裤子!

捡石子是尔羊的最爱,注意,已经换裤子了

妈妈来帮忙,差点掉水里

吃个大黄瓜!

这就叫马鞭草

跟妈妈撒个娇

来张合影,感谢寒月阿姨抓拍

再给蝈蝈来一张

尔羊在史努比乐园玩疯了

下午带尔羊去史努比乐园玩,坐小火车,坐旋转木马,走迷宫,压跷跷板,爬小山包,尔羊几乎把所有项目玩了一个遍。尤其中意一个小滑梯,爬上滑下全自己来,周而复始乐此不疲,玩了几十次,累得喝水时大喘气,还不肯停歇。真真玩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