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注意力集中的时间很长

    听从姥爷的意见,给尔羊买了些认物的卡片,选了其中的一部分,小猫小狗白菜苹果之类,这几天每天给尔羊看,一共二十多张,正反面都有图案,加起来有四十多种了,每次尔羊都饶有兴趣地从头看到尾,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这姑娘注意力集中的时间还真是不短。

尔羊醒得真是时候

    欧洲杯进入半决赛阶段,今日凌晨葡萄牙对阵西班牙,昨晚睡前爸爸交代:“要是尔羊那时候醒了,把我叫醒看球。”

    尔羊一点多醒了一次,我看时间还早,就继续睡了。不料尔羊再醒来时已经天色微明,爸爸也醒了,看表:5:07,喂她吃奶的当儿用手机看了一下新闻,正直播二牙的加时赛,
让爸爸赶紧开电视,抱着娃一同坐过去,加时赛最后一分钟,仍无进球,稍休整,点球,4:2,西班牙胜,对有点功利主义的伪球迷而言,十分钟之内把一场比赛的所有进球都看到了,真是不错,看完心满意足睡回笼觉,更是不错。尔羊醒得真是时候。

今天尔羊格外高兴

    接连下了几天雨,北国也有江南梅雨季的感觉了,难得今天好天气,虽没怎么晴,闷热潮湿却涤除殆尽,满天清凉舒爽,尔羊也格外高兴,午后睡一大觉醒来,自自在在躺小车上出了门,来到大门外,跟一大帮小朋友一起玩,奶奶阿姨们一逗,尔羊就咧开嘴开心地笑,我抱了她“飞”,她更是笑得合不拢嘴,黄昏的凉风吹得人衣袂翻飞,这是这个盛夏里最好的时光。

    之前几天一直在纠结,是做一个好的职业者以为女儿的榜样好呢,还是单纯地陪伴女儿度过童年时光好。这时乍然就透亮了,这原本不该是矛盾,能完整地陪伴女儿童年里的每一天,是我从这个职业中获得的最大馈赠,至于自身的成就,只需将评判的标准从身外转向本心,一切也就妥贴了。笺注工作今日开始继续,每天哪怕一个小时呢,积少成多,总是能完善一些的。

尔羊对新鲜物事的兴趣浓厚

    昨天我拿吸尘器打扫卫生,之前用吸尘器总是趁尔羊不在家的时候,怕噪音惊扰了她,这次下雨没办法,不料她感兴趣得很,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吸到哪里她看到哪里。

    晚上我洗澡,她又哭,只好让奶奶抱着,我边吹头发边哄她,她一下就不哭了,盯着吹风机看,我远远朝她吹了一下,她大约感觉到了暖风,笑了。

     下午院子里打药了,奶奶抱着在大门口玩,说尔羊盯着路上来来去去的汽车看,小脑袋不停地转来转去。

     小姑娘越发表现出对新鲜事物的浓厚兴趣,她开始观察并了解这个世界了。

地球人已经不能阻止尔羊翻身了

    尔羊的翻身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床上翻,沙发上翻,从高处到低处能翻,从低处到高处能翻,小被单缠腰一圈也能翻。醒着时候翻,要睡时候翻,睡醒了翻,睡着的时候也翻。下午俩人一起睡,从躺到床上准备睡到睡醒起床,我一般要把尔羊捉回到原位好几次。更要命的是,昨天下午奶奶用小车推尔羊出去玩,一不留神她在车里也翻了身,趴在车里,头抬得高高的,得意洋洋,看见的人大叫:“这小孩儿怎么翻过来了!”

奶奶的神话破产了

    奶奶善于制造关于尔羊的种种神话,总试图证明自己的孙子在很多方面比别人牛气。昨天上午爸爸去上班,刚关上门,尔羊“嗷”地喊了一声,奶奶自言自语:“你知道爸爸走了?你不想让爸爸走啊?你连这都懂得了,真是一天长一个心眼儿啊。”话音未落,尔羊尿了奶奶一裤子。

    奶奶的神话破产了。

尔羊冒着大雨跑了几十里路去找妈妈

    又到毕业季,受邀参加师弟师妹们的谢师宴,走之前把了尔羊拉屎,喂饱了,倒好了开水给奶奶备用,六点左右看心情愉快时离开。

    七点半接到爸爸电话,气急败坏的声音:“一起去接你!”掺杂着尔羊大声的号哭。

    约摸八点,人到了。跑出去,雨哗哗啦啦下得正大,打开车门,昏黄的光线下我儿正在奶奶怀里哀哀泣哭,忙接过来,几乎立刻就住了声。本打算就此走了,无奈师弟一力劝邀,遂又冒雨抱尔羊进饭店,老师并一干小青年们全站起来了,想来都是多年未见过婴儿的人。抱尔羊到老师跟前:“让爷爷看看。”老师伸手摸摸尔羊脸蛋儿:“很可爱很可爱,好像像爸爸多点,是吧?”又跟几个叔叔阿姨打了招呼,便匆匆离开了。这次我儿倒争气,一声也没哭,只是沉静张望。

    回家路上,奶奶絮絮述说:“玩到六点二十就开始哭,我又拍又抱,还放小车推,又抱着边走边悠,六点四十哄睡着了,睡到快七点半,刚做好饭还没吃到嘴里,就大哭起来了,咋都哄不好。坐到车上还是哭,哭一阵睁开眼看看窗外面,看一眼接着哭,她爸说别哭了马上就找到你妈妈了,她哭得更厉害了。”

    尔羊躺我怀里静静听着奶奶的话,一手在腰后抓着我衣襟,一手在前抓着我领口,都抓得紧紧的,黑幽幽的眼睛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看,她还从没这样认真凝视过我,大概这次是要认真看清楚了,别再一不小心就跑掉了。雨下得越大,挡风玻璃上的雨刷不停地刷左刷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