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被辣到了

 

晚上凉拌了一个青椒洋芋头,青椒有点辣,沾在手上有那么点火烧火燎的意思,吃饭的时候尔羊非得要餐巾纸撕着玩,递给她刚撕两下,一个没注意就填嘴里了,我急得一手捏着她两颊,一手往她嘴里把纸蛋儿掏了出来,忘了手上还有辣椒的事儿,这下可炸了锅,尔羊被辣得嚎啕大哭,哭得咳嗽干呕涕泪横流,杀手锏也不起作用了,匆匆洗手回来抱了哄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边吃奶边啜泣不休,就这么睡着了,嘴唇和两颊通红,微微肿胀,睡一觉半小时后醒来才消去,可怜娃被辣坏了。

落叶环绕的孩子

 

午饭后带尔羊到钟楼附近晒太阳,满地落叶,风一吹,翻卷成一团滚滚东去,架尔羊踩着落叶走,边告诉她:"宝贝,这是秋天,树叶发黄了,落下来了,踩上去咔嚓咔嚓响,可好玩儿了,是不是?"她似乎也很喜欢,只有些犹疑,一踩响就低头看,再回头看我,见我笑着,放了心,继续走。一时又弯腰捡拾叶片,索性让她坐在地上,拢些落叶在她四围,午后的阳光暖暖洒在她身上,这是我的在秋深节季里的小小的孩子,我是那么喜欢她。

尔羊的私有意识

 

昨天到沃尔玛给尔羊买了两个毛绒玩具,回来路上遇见语彤,我拿一个给语彤玩,坐在小车里的尔羊见状一下子直起身子去抓,带着发急欲哭的样子,我只好拿回来,又不大信,试探再给语彤,她又变色,这是第一次表现出私有的意识,跟前几天淘淘一样,是这个月份孩子的特点么?

墙贴

 

给尔羊买的墙贴今天到了,于是乎把五大张全撕下来贴了。书柜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蝴蝶,卧室门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床头贴了十二生肖,镜子和阳台玻璃贴了几个小娃娃,大门过道卫生间分别贴了几个仙人掌,家里花花绿绿,很像养个娃儿的样子了。

尔羊拉稀了

 

不知是昨晚玩冻着了还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尔羊拉肚子了,不到七点就拉了一大泡臭巴巴,接下来一个多小时,又拉了两次稀水,灌了她一包斯密达,她哭得不行,喂奶哄一会儿,睡着了。可怜我儿,我刚欣喜于回京一周,补回来六两肉,这下又要打折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