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孩儿不睡觉

    昨天爸爸去郊区开会,晚上不回来,尔羊迟迟不睡,坐在床上,手里虽玩着玩具,却隔一会儿往客厅看一眼,她大概还是有些念想吧,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不免想到年后返乡,她的生活又是大变动,小小人儿心理上的变化不可捉摸,但定然不会是明朗一片了。人生的缺憾殊不可免,只为家贫成聚散到底是伤心话。

撅撅嘴和抓抓手

    尔羊近日喜欢撅嘴,撅得鼻子嘴挤在一起,丑得很,大家一看见就忍不住笑,她便得意,更加撅个不休。

    尔羊近日喜欢抓手,小指头一弯一伸,很是有趣,最初是教她学再见,她到底还不懂什么场合适用,所以吃着饭也抓几下,玩着玩具也抓几下,眼看要睡着了,忽然想起来又抓几下,又得半天不睡。不过有时也用得很好,昨天爸爸妈妈一起出门,跟尔羊再见,尔羊很痛快地笑吟吟抓了几下手,还摇了几摇。

 

 

五迷三道的清早

    说是清早,其实已经八点了,尔羊和我兀自处于欲醒还睡的状态,爸爸洗漱完毕悄悄又进来,尔羊正半闭着眼睛躺下坐起的折腾着,依稀看见爸爸,忽然两手抱拳拱了几拱,标准的作揖姿势,看来平日教的“拍拍手拍拍腿揉揉肚子行个礼”,尔羊虽未照做,其实早已会了的,这时潜意识作用,不自觉便做了出来,我也没醒透,嘟哝着“冷,宝贝,躺下盖好”,手上却没动作。爸爸笑得不行:“看你们俩睡得五迷三道的。”

容易断奶?

 

今天把尔羊扔家里,爸妈跑去看电影,回到家已是下午三点多,喂尔羊吃奶,她因刚睡醒,只随便吃几口便罢了,殊无恋战之意。奶奶说尔羊将来大概好断奶,因为不是特别依恋。这自然是好事,却也让人些些失落。这孩子大概也是素性清淡,内心情感丰盛而不大形于外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