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的哭

自从爸爸走后,尔羊这两天非常黏我,昨天上午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尔羊哭得满脸鼻涕眼泪,声音都嘶哑了,吃半天奶还在啜泣,心疼死人了。今天上午去上课,回来的时候尔羊正在哭,下午去填表,回来尔羊又在哭,虽然奶奶都说刚开始哭,看着还是怪难过。大概这几天生活变动太大,环境不停转化,周围的人的走马灯似的变换,尔羊太缺乏安全感了。这样的时候,我大概是尔羊唯一有把握抓住的人了,所以我的离开带给她的恐惧实在太大。接下来几天,要好好在家陪尔羊才好。

有恃无恐

尔羊走路必得有恃方才无恐,每见她扶着沙发立定,我离开几步伸开手臂,她便笑逐颜开向我扑来,有时可走六七步。面对沙发也是这样一路歪斜地扑过去。但显然没有自己保持平衡,而是一味前倾。倘无可依恃,就试探几下,仍旧趴下爬起来。尔羊到底胆小,可也慢慢在尝试更冒险一些的动作了。

喜聚不喜散

今天姥姥姥爷舅舅舅妈弟弟全来了,尔羊很高兴,在垫子上爬来爬去,把玩具送给这个一个、再送给那个一个,姥爷抱着举高高,尔羊笑得开心。下午姥爷他们走了,看着人一个接一个下楼,尔羊大哭,撤着身子要跟出去。我心酸,这是多么喜聚不喜散的孩子啊。还好,爸爸走的时候尔羊睡熟了。

尔羊很喜欢爸爸

尔羊这两天很喜欢爸爸,走在路上只让爸爸一个人抱,我伸手,尔羊扭转头去理也不理。每次出门,爸爸都累得呼哧呼哧的。爸爸出去扔垃圾,尔羊哭着要跟出去,我只好抱她到楼梯口等。下午开会回来,一进门看见尔羊正坐在爸爸怀里吃烧饼,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吃的可带劲儿了。

今天尔羊玩疯了

今天舅舅来接尔羊去姥姥家,姥姥姥爷抱着弟弟迎出门来,尔羊没怎么认生,很快就让姥爷抱,也想摸摸弟弟了。姥姥给做了一大桌菜,还专门给尔羊煮了个漂亮的小鸡蛋,尔羊还吃了小半个粽子。

下午大家一起回老家看老姥爷,老姥爷院子里阳光很好,暖和得很。尔羊很中意堆在墙角的玉米芯,抓好几块在手里把玩。抱尔羊到地里去转,尔羊第一次见到小麦,爸爸抱着还走近小河边,姥爷说夏天河里很多乌螺,轻易便能摸到几十斤。轮流抱尔羊在河边疯跑,因为爸爸跑得最快,所以尔羊专让爸爸抱了跑,姥爷想方设法也骗不到手。妈妈和小姨笑得脸都疼了。

老姥爷种的萝卜没有出,一听这消息,妈妈扛了抓钩,爸爸扛了铁锨,到墙外菜地里出萝卜。一抓钩下去,十几个胡萝卜出了土,多半只有指头大,老姥爷笑称撒得太稠了,又看不见剔苗,就只长这么大。尔羊一见大家都在摆弄萝卜,以为又是抓草,拧着身子也要坐地下抓,妈妈好不容易才抱开。出了半化肥袋,拿几个洗巴洗巴,大家分吃了,尔羊嚼不烂,可也喜欢那刚出土的新鲜味道,啃一口嚼巴嚼巴,吐了再啃,吃得不亦乐乎。

舅舅姥姥和老姥爷都给了尔羊压岁钱。大家还都夸尔羊长漂亮了好多,是个真俊的小姑娘呢。


小姨今天发在Q空间里的话

外甥女回来了,早晨7点到的家,睡眼朦胧,但放到床上又不肯再睡,睁大眼注视我很久,多日不见,需要重新认识一下小姨,姐姐抱她看照片墙,哪个是妈妈,哪个是小姨,顺手指去,又转头对我笑,终于确定是小姨了,高兴的拿着她的小袜子送给我,出门上班,挥挥手跟我再见,真是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