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喜欢问号

尔羊有本书名字叫《谁穿呢?》,尔羊喜欢上了那个“?”,每次都要点着这个标点,我说“问号”,她笑,再点,我继续“问号”,有时一连串要说好几个,总得她满意了才罢休。推而广之,尔羊喜欢上了所有问号,看到哪本书有个问号就欢欣鼓舞地指点,尤其喜欢字迹鲜明的大问号。

骑大马逛大街

这几天姥下雨,出不去门,只好窝在家里陪尔羊玩各种游戏,我躺沙发上,尔羊也爬上来,骑我腿上,我颠她,边有节奏地瞎诌:“骑大马,得得得,出院门,上大街,左边有俩石狮子,右边有个大福字,左边跑来一条狗,右边跑来一只猫,咦,还有个喜羊羊!”尔羊欢喜不已。我继续边颠边诌:“左边卖芒果,右边卖香蕉,左边卖西瓜,右边卖甘蔗,左边卖烧饼,右边卖红薯,咦,又一个喜羊羊!”尔羊大笑。我继续:“左边卖鲈鱼,右边卖公鸡,左边卖土豆,右边卖豆腐,左边卖铁锅,右边卖瓷碗,左边卖孔雀毛,右边卖斑马皮,咦,又一个喜羊羊!”我累坏了,停下来,尔羊不肯,自己颠了几下,着急地催促我继续。我唱:“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尔羊喜欢坐蒲团

家里有两个玉米叶编的蒲团,是尔羊和奶奶的最爱,每每奶奶坐一个,尔羊坐一个。奶奶坐是因为胃不好,坐低点舒服,尔羊坐是因为别的椅子太高,坐不上去,就这个合适。尔羊知道蒲团放的大致方位,每每看也不看就倒着往后退,觉得差不多了就一屁股坐下。这个判断不是很靠谱,有时坐个正好,更多时候是坐了个边,身子倾斜,得重新调整才能坐稳,还有些时候则结结实实摔了个屁墩。她亦不在意,一扭身起来继续看也不看就往后坐。

关于揪吊兰叶子的较量

奶奶不在家,洗完衣服牵着尔羊一起到阳台上晾晒,尔羊很安静地看我一件件晾好,突然伸手揪了一片吊兰叶子,我和颜悦色:“宝贝,这个花是看的,不能揪,揪掉就不好看了。”尔羊看看手里的叶子。我继续:“揪下来的叶子扔进垃圾桶里吧,你自己去扔好不好?”尔羊扭啊扭啊走到垃圾桶旁边,很慎重地扔进去了。我夸奖:“你真能干啊。”正准备拿书给尔羊讲故事,不料她扭啊扭的又走到阳台上去了,等我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哧啦一声又揪下一片叶子了,我吼起来了:“告诉你这个不能揪的!”尔羊理也不理,又走到垃圾桶边把叶子扔掉了,感情小姐爱上了这一套把戏啊。眼看尔羊又要上阳台,我忙拦住她,她左躲又闪找不到突破口,着急得大叫。我顺手拉过藤椅来,把出口堵上,尔羊这次看怎么也过不去了,放声哭起来,我又不忍了,只好改变策略:“小妞,我们拿剪刀把黄叶子剪下来,你拿去扔垃圾桶好不好?绿叶子很漂亮,我们不要揪,好吧?”尔羊表示同意,我拿剪刀来把黄叶一一剪掉,扔在地上,尔羊忙不迭地抓起一把就去扔,如此往复数次,累得满头大汗,再不说揪叶子了。活干完,尔羊站在阳台护栏的角落里笑眯眯的,我蹲下来,她倚进我怀里,抵我额头,我们达成了谅解,这场较量就此结束。

尔羊爱吃枣

这两天熬粥时总放几个枣进去,尔羊很爱吃。今天下午尔羊巡视厨房时,发现有个抽屉半开着,拉开一看,有枣!一手抓一包就走,走几步又返回来,拉上我一起走,一气儿走饭桌前,指着垃圾桶哼哼不休。我笑,这是让我给她剥枣吃呢,每次喂她吃都是把皮剥进垃圾桶里的,她记得准着呢。这丫头的表达越来越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