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像坐过山车

梦春节前行走在久居的小镇上,十字街南多了一排售卖冰鲜鸡鱼的摊点。鱼都是大鲤鱼,少说也有一二十斤,层层堆叠在一起。卖鱼的用尖刀刳刮着鱼身上的碎冰,冰屑四散飞舞,溅到脸上沁凉凉的,感觉真切极了……扑通一声,随即两声啊啊——尔羊掉床了。忙不迭抱她起来,不知是没摔疼还是她忍耐力好,几乎立刻就又睡去了。我却再睡不着,窗外天色微明,许多种鸟的鸣叫有节奏地混合在一起,像是尔羊一把扯开了夜的帷幕,展出了林间无比温柔的黎明。
一早就有这样坐过山车般的经历,真是够刺激。

尔羊新学会的把戏

尔羊新学会叫爷爷、阿姨,还学会了青蛙叫和公鸡叫,一个是“啊咕啊咕”,妈妈教的,一个是“咯儿咯儿”,奶奶教的。
尔羊还学会了点头摇头,点头每每点得煞有介事,幅度很大,缓慢郑重,下巴能伸出一搾远。摇头可是摇得快,卜楞卜楞一连串。
尔羊还学会了扇扇子,这个可没人教,一把团扇在手,尔羊忽闪忽闪摇得很像回事。

尔羊的小朋友们有名字了

尔羊的几个小人人儿朋友,今天都有名字了:大个的肩上扛着个青蛙的叫青蛙王子,只会坐不会站的叫坐坐,一摁机关会变换脸型的叫四脸儿,两个某斯坦的老头儿,一个叫拐棍爷爷,一个叫胡子爷爷。妈妈中午给他们取的名字,下午再问,尔羊已经分得一清二楚了。

尔羊很有主心骨

睡前,尔羊跟我在床上嬉闹,奶奶想让尔羊喝点米粉,就哄她到自己房间去:“走,到奶奶屋里去,我们看大汽车。”尔羊不动。“还有很多灯,大灯小灯,好看得很。”尔羊坐在床角还是没动,只笑笑。“奶奶屋里还有小鸟嘞,咱把它逮住中不?”尔羊蹭蹭爬过来,奶奶以为得计,伸手要抱,不料尔羊中途变道,一下子爬到我跟前,挨着我坐下来,依然笑吟吟地看着奶奶。奶奶继续:“奶奶屋里还有小老鼠,蹭蹭跑,走看看去!”尔羊一把抱住我脖子,咯咯笑起来。我不忍了:“宝贝,奶奶费这么大劲,你就照顾一下她的情绪吧。”奶奶气急败坏:“这个小妮子真是有主心骨啊。”说着伸手把尔羊抱走了,尔羊极力挣扎,大喊大哭,奶奶到底犟不过她,又把她送回来了。尔羊立马爬到我跟前,一屁股坐在我腿弯里,舒服地倚在我身上,又笑起来了。

树叶扔进水里去!

早上下了点小雨,天气阴凉,带尔羊到新区去玩。奶奶看见野菜走不动,一心一意掐起菜尖来,我推着尔羊转了一圈又一圈,太阳忽然出来了,一下子热起来,忙躲进湖边的柳荫里。奶奶又遇见一个娘家的侄媳妇儿,俩人聊得不亦乐乎,我抱着尔羊看湖里的小鱼,湖面上还漂着几枚柳叶,像不像小船啊?问尔羊。随手扔进湖里一片叶子,也随风飘飘荡荡起来,尔羊感兴趣了,挣扎下地,一片片捡拾叶子扔进水里,可惜湖边的栏杆太高,尔羊看不到自己扔进去的小船。




跟小人人儿做游戏

尔羊有几个小人人儿,都是指头大小,形态各异,有两个还是很多年前在北大讲堂跟姥姥姥爷一起看吉尔吉斯还是什么斯坦的演出时得的演员散的小礼物。尔羊这几天很喜欢它们,走哪都攥着一两个。吃饭的时候把它们排成一排摆在餐椅盘上,手里拿一块馒头挨个喂它们吃。玩积木时,把一块大积木翻转过来,把小人人儿一一装进分隔开的空间里,像装在卡车车厢里一样,还调整了一下,大的单独一个包厢,小的俩凑在一起,既紧凑又美观,然后推着它们转来转去。尔羊又玩出新花样了呢。

要吃的要喝的

尔羊想吃东西了就去拉她的专用食物抽屉,里面有小饼干、老婆饼、焦饼、米粉、牛肉松、虾酥之类的小零食,想吃哪个了就嗯嗯啊啊地指点着让奶奶给她拿了吃。
尔羊从外面玩一大会儿回来,口渴得不得了,一进门就一溜小跑直奔厨房,扒着橱柜的边缘要晾在上面的水喝,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一大碗。
吃完晚饭抱尔羊出门,经过路口,尔羊指着卖粽子的小车嗯嗯,我问:“要吃粽子么?要吃就点点头。”尔羊把下巴很突兀地往前一伸,就是点头的意思了。买了一个回来,尔羊吃了几小口就不肯吃了。

风日里长养

尔羊在玩石子,一个看上去比尔羊大不了多少的小男孩儿也过来玩,长得很漂亮,大眼睛白皮肤,穿得干干净净的,小手腕上戴了个金镯子,还栓着小红绳,显得颇有些贵气。男孩儿十指纤纤去捏尔羊的石子,尔羊可不管纤纤不纤纤,哇哇叫着保护自己的阵地,带小男孩的中年男子呀了一声:“你看你这小孩儿的手抓的脏的。”可不,尔羊俩手都黑乎乎的。我笑笑,抱尔羊去坐秋千。相较于矜贵与拘牵,我更愿意我儿在风日里长养,清伶伶的,活泼泼的。

尔羊今天高兴坏了

晚上请大家一起吃饭,姥姥姥爷舅舅舅妈带着弟弟都来了,姥爷的头发剪短了,又没染,几乎是全白的了,乍见心中一凛。尔羊也有些认生似的,觉得姥爷不大像了。
在伊公馆吃的饭,前天刚跟同事来过,环境雅致,味道正宗,是个不错的吃饭地方。姥姥一家来之前就点好了菜,然后抱着尔羊看天井的白石子池里逼真的鳄鱼和梅花鹿造型,尔羊还对石缸里的荷花很感兴趣。

青稞茶的味道清香,尔羊跟妈妈一样喜欢。豉油葫芦丝尔羊嚼不动,只吃点味道,酸辣荞麦面太辣,尔羊很想试试,姥姥说给她舔舔筷子,妈妈照做,尔羊辣得挤着眼睛张着嘴,大家大笑。炒虾球尔羊爱死了,一连吃了足足十个,每个都有玻璃球那么大。弟弟不甘示弱,也吃了七八个。臭鳜鱼尔羊第一次吃,一下子就爱上了,连吃两大块,要不是虾吃太多了,大概又能吃掉半条。疙瘩汤尔羊跟着奶奶喝了几勺,还吃了几口小烧饼。哎呀妈呀,尔羊今天真是吃得多啊。
吃饱了饭,外面在敲锣,抱尔羊去看,哈,原来是抬着小花轿上菜呢,花轿中间的托盘上放着一条大个的红烧黄河大鲤鱼,一人敲锣开道,两人抬轿跟着,煞是威风。舅舅说这饭店的老板是个雅人啊,殿堂里设着文房四宝,各处装修都别致有匠心,悬挂的字画也都不俗,连楼梯旁的小猴石雕都妙趣横生,一个捂耳朵,一个捂眼睛,一个捂嘴巴,尔羊看了又看,合个影吧。

饭毕大家驱车往师院新区,湖边凉快极了,尔羊快活得不得了,满地疯跑,笑得嘎嘎叫,怎么都止不住,一路引人侧目,我只好一边追一边笑着劝她要矜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