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海去

带尔羊到北戴河玩,尔羊好多第一次,第一次看到海,第一次住宾馆,第一次在水里捞水母鱼虾,第一次看到大群水鸟,第一次连着几天在外面胡吃海喝。
第一天安顿下来后先到海边,尔羊一点也不怕水,只是不喜欢粗砺的沙滩,觉得硌脚时便把脚丫子抬得高高的,让我给她拂拭干净。下午逛了逛别墅区,推着尔羊在幽静的小巷里转来转去,墙缝里长着野草,墙角的青石板上有厚厚的青苔,上百年的别墅都有宽大的走廊和别致的造型,到处开满了鲜花,天阴阴的,舒服得很。晚上妈妈还捡了一只爬扎,尔羊依然上去就捏,被扎了一下才放弃。白天夜里蝉鸣不绝,间或混合着雨声。住在政协的宾馆里,雪白的床铺,尔羊趴上去高兴极了。夜间也睡得很好。
第二天大太阳,上午去了鸽子窝公园,人多拥挤,各种排队,带尔羊在较细软的沙滩下水时,尔羊便欢喜了,大踏步地一直往海里走,一个浪头扑上来,溅尔羊一脸海水,大约也免不了喝进嘴里一些吧,她仍是不怕,甚至连哼一声都没有,只闭了闭眼睛,我帮她拂去海水,她便继续前行了。只是太阳太烈,一边要扶她走,一边要给她撑伞,一边还要拍照,真是忙坏了爸爸妈妈和小姨,更难为奶奶一个人守在沙滩上看守包和鞋。中午去秦皇岛吃饭,尔羊什么菜都尝试了一下,只对烙油饼最感兴趣。爸爸妈妈和小姨都觉得烤大虾最好吃,奶奶则喜欢炖土豆和甜甜的玉米羹,尔羊也喝了两碗玉米羹。饭后去老龙头和山海关,走马观花,车也未下,看看便离开了,尔羊一路昏睡。晚上爸爸送小姨去火车站,然后大家一起推尔羊转了一大圈。晚上饭店没选对,尔羊只吃了几根绿豆芽喝了几口啤酒,然后跟妈妈一起加餐,吃了一大碗牛肉拉面。
第三天上午去游了连峰山公园,还是大太阳,好在山上林木蓊郁,爸爸推着尔羊拐着弯找树荫走,休息时尔羊跟妈妈分喝一瓶凉酸奶。走到观音寺附近,抱尔羊看了个小瀑布,瀑布另一侧是高围墙的大院,或者就是传说中当年林彪出逃时所住的别墅,士兵把守,不时有游人指指点点。尔羊只对揪树叶和狗尾巴草最感兴趣。十点半离开北戴河,中午到唐山午饭,费好大劲找到老字号鸿宴饭庄,点了瓦块鱼、酱烧茄子、南烧冬笋等几味特色菜,尔羊果然吃东西的品味很好,尝试各菜之后便专要南烧冬笋吃,这菜是大约是冬笋切丝过油炸后与小肉丁合炒而成,吃起来很有意思,大家都觉得好,吃饭一份,又要了一份打包。至于放糖又放盐的粟米羹,尔羊和妈妈一样,连一口也不要喝。妈妈还很惊喜地发现饭店墙上有署名“尹默”的一幅字:“早春芳兰”。
尔羊又一路昏睡到北京,结束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
总结下来,这几天尔羊表现很好,吃饭不错,睡觉很好,没怎么哭闹,对各种环境都能接受,一直保持很高的兴致,乐意尝试新事物,感冒症状减轻,只有痱子稍微严重了些。

下海了!

眺望一下大海,风雨欲来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留下脚印两对半

先跟爸爸捞个鱼

小姨和妈妈是左右护法,尔羊这次真的下海了

海水很清

浪打过来也不怕

我捞一网水草

拿桶来盛着

爸爸撑伞真辛苦,还笑得跟花似的

又一个浪打过来,海水还真是咸的啊!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海水越来越深了

妈妈不让我往里走了,把我揪到浅水处挖沙

恩,这个事儿也很好玩。我对这次下海表示满意

瓶里装的是爸爸

小姨从老家回来,姥姥让给尔羊带来了一个自家院里种的小小向日葵,还带了一瓶香椿芽。尔羊看中了装香椿芽的小瓶,拿在手里把玩。随口跟她瞎白话:“你知道瓶里装的是什么吗?这叫香椿芽,椿代表爸爸,所以这瓶里装的是爸爸。我们今天在外面看到的萱草花你还记得吧?那个代表妈妈。椿代表爸爸,萱代表妈妈,椿萱并茂就是爸爸妈妈都很好。好了,现在我问你,这瓶里装的是什么呀?”
尔羊居然没被我绕晕,很高兴地回答:“爸爸!”

看拔河

把新买的棉布洗了,晾干后跟奶奶一起拽平,两人各执一端,拔河一样一拽一顿,尔羊乍见,哈哈大笑,大概觉得滑稽极了。接下来每见必笑,奶奶让她试着一起拽,她更是笑得前仰后合。遂想起儿时在徐庄,见妗子和大表姐拽床单的事,我觉得滑稽,越看越笑,笑得她俩也忍不住笑,边笑边拽,东倒西歪,最后大家笑成一团。

喜鹊喝水

牵尔羊走到池塘边看麻雀,我们一靠近,麻雀飞走了,忽然飞来一只喜鹊,没敢动,小声告诉尔羊:“这只喜鹊大概口渴了,要喝水呢,你别出声,别把它吓跑了。”尔羊果然很安静。喜鹊也真凑趣,一点点蹦着凑近水面,真的喝起水来,仰脖子咽水的动作有趣极了,尔羊看得很高兴。一不留神,喜鹊呼啦啦飞走了,径直飞到草坪边的松树顶上。

元宝枫、紫薇和向日葵

在小树边把尔羊尿尿,哄她说给小树浇浇水,她不肯尿,被树上上上下下的蚂蚁吸引了,抱她起来看蚂蚁,顺着树干往上看,分叉处似乎是蚁穴。树上还挂着牌牌,说树名元宝枫,属种特性等等。告诉尔羊元宝枫,她也喜欢听这类精确的名字,比如在老家时的广玉兰和紫叶李。

紫薇新开了花,抱尔羊看,尔羊伸手摸摸紫薇花,并没揪。

一楼有小院子里种了些花卉,远远就跟尔羊说:“我们去看向日葵。”尔羊兴奋地指着。邻居老太太看见了,大惊讶:“她知道什么是向日葵啊?”呃,她知道。

学名字

经过两天的训练,尔羊已经可以清楚地分辨大家的名字了,问:“周某伟是谁的名字啊?”“爸爸。”“邱某娥是谁的名字啊?”“奶奶。”“常某洁是谁的名字啊?”“妈妈!”“周某俞是谁的名字啊?”尔羊双手指向自己胸口:“嗯嗯嗯嗯。”确认她是真知道的办法是把几个名字来回调换次序问,问得尔羊要稍稍停顿下来想一想再回答,这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