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认识的第一个字

尔羊这两天开始说“不”了,喝水么?不!尿尿么?不!回家么?不!
于是,我在书上找到了“不”字,教她认,看了几个,她似乎有些认识的意思,再换一页书让她辨认哪个是“不”,她很爽利地指出来了。睡个午觉醒来再让她指认,她先是指大为不,又指飞为不,可不是都长得差不多么?所以,尔羊算是认识“不”字了。算上标点符号里的“?”和“,”,尔羊认识的字已经能组成一句话了:“不,不?”
我决定在未来一个多月里,教会她认识“二百个字”这几个字,以实现青出于蓝的目的。

洗手

从外面玩回来,奶奶去做饭,爸爸去换衣服,我去刷水壶,尔羊自己溜进了卫生间,我奇怪:“你要尿尿么?”尔羊不做声,拉我走到水龙头边,伸出小手。哎呀呀,闺女自己要洗手了,还真是小洁癖啊

尔羊善假于物

尔羊还是很想玩沙子的,就是克服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试探着伸手去摸,一挨着就忙不迭缩回来。于是指着沙子向我求助:“妈妈。”我故意:“要摸自己摸,我不摸。”她把我手往沙堆里拉:“妈妈妈妈。”我只好抓沙子给她堆城堡,再塞进模型里磕出小鱼来。我两手沙子伸向尔羊:“跟妈妈握握手吧。”她连连摇手。我继续逗她:“让妈妈抱抱。”她索性后退几步。这个小妮子呦。

尔羊腿上被蚊子咬了几个大包,每晚睡前都很痒,她的指甲被我剪得光秃秃,小手又细嫩,挠起来大概不解痒,跟我并排躺着吃奶时,尔羊就抓着我手在她腿上摩挲,摩挲得沙沙涩涩作响,她很满意。

尔羊善假于物。

尔羊爬百望山

尔羊睡醒已经五点多了,我当机立断,让大家火速行动起来,去爬百望山,也许还赶得上看落日。爸爸妈妈奶奶小姨,带着尔羊浩浩荡荡出发了。到山脚下接近六点半,眼看着天已要黑了,推着尔羊赶路。平日不觉得,推个车才发觉有些路段很陡,几乎要伏下身子才能维持平衡了,每上一个大坡都大喘气。路上尔羊又收获了大把的狗尾巴草,还有一个蝉蜕。一度试图让她自己走一段,刚放下一会儿就又塞车上了,完全不靠谱,路边的什么东西都要去捡去摸。到了山顶,果然太阳已隐没了,只有几条晚霞还很美。摘几颗酸枣给尔羊吃,她对亭子边几阶石阶更感兴趣,拉着我上上下下。又发现了一条小狗,追着人家大喊:“狗狗狗狗!”有点兴奋过度。下山的时候天已黑下来了,灰蒙蒙的城市里华灯初上,尔羊大约也觉得了黑暗的压迫,不肯让别人推车,只要我推。我尽量用最轻快的调子跟她说话,踏着节拍念诗,尔羊应该没有害怕吧?



尔羊看舞台剧

上午带尔羊到西直门的青年宫去看儿童舞台剧《木偶奇遇记》,紧赶慢赶,在开始前两分钟到了剧场。大概为了等人,先有几分钟的互动,找孩子上台拔河、唱小毛驴,待人安定方开始。起初灯光缭乱音响刺耳,殊不惬意,索性尔羊还愿意看,老木匠、小蛐蛐、老鼠、仙子、匹诺曹先后出场,我也不大解释,尔羊缩在我怀里吃着小丸煎饼,看得津津有味。她本来有自己的位子的,可是人太小,坐上压不下去椅面,只好跟我一起坐。中间一度小蛐蛐和匹诺曹一起走下台来跟小朋友们打招呼,我们坐在邻近过道的地方,尔羊也得以跟匹诺曹握了握手,握完继续吃小丸煎饼。演员表演既显呆痴,又太多说教,尔羊渐渐不耐烦,撕扯我衣服要吃咪咪,忙把她弄出剧场,到厕所让她尿尿,不肯,问:“还回去看么?”点头答应。又回去看了几分钟,再次躁动,只好撤了。看表,差不多看了四十多分钟,还算不错了。

总结一下尔羊会说的词

尔羊说话虽还未到爆发期,近来着实进步不少,数字会说一二五八九十,动物会说鸡鸭马羊兔狗猫鸟鱼猴,青蛙说啊咕,老虎说啊呜,都是像声,蚂蚁说蚂,转不过来弯.吃的会说粥瓜蘑菇木耳虾豆,会说车和旗,会说紫薇,会说给、这边这个,会说大,会说袜袜和鞋,还会说什么呢?一时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