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话说得越来越顺溜了

尔羊现在嘴可不闲着,边走边指点着说个不停:"大狗、狗狗汪汪、南瓜、毛毛、花、喜羊羊。"走累了就耍赖:"妈妈抱抱宝宝。"抱起来便掰着手指头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数得飞快。今天新学会了大爷大娘,叫一遍又一遍。兴致来了还赋诗一首:"鹅鹅鹅,拨清波!"

尔羊下地

尔羊下地,拿草喂羊,拣豆子,捉蚂蚱,逮蟋蟀,捏胶泥,把土坷垃往坑里扔,手抬得太高,先砸到了自己脑袋。妈妈剥个生绿豆,尔羊说好吃,却不肯再吃第二口。长黑变焦的麻壳,尔羊也要扯来玩,马泡也揪俩在手里团。妈妈扒红薯,尔羊蹲在旁边看,红薯太大了,妈妈喊来爸爸,爸爸让哥哥找工具,最后还是爷爷用镰刀挖出来的。树上的柿子熟了,摘一个给尔羊玩。

尔羊指点江山

尔羊的新玩具有个中国地图的拼图,拼好后先教尔羊认得了五星红旗,又认得了北京和河南,然后尔羊开始指点江山,小手一挥,先指游离于大陆的海岛,我说:"台湾。"又指向西北大片国土,我说:"新疆。"稍稍南移,我说:"西藏。"乖乖隆地咚,尔羊几下就把中国最主要的问题给指出来了。

尔羊的体贴

尔羊知道妈妈的手受伤了,处处体贴。往常出门时总是让妈妈抱、让妈妈推车的,今天一说妈妈手疼,便同意让奶奶来了。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奶奶开玩笑说妈妈手疼跟奶奶睡吧,尔羊也犹豫了很久,大概不想离开妈妈,又觉得应该照顾妈妈的伤,愣在那里久久不能决定,看着真是心疼死人。

尔羊和妈妈都受伤了

上课回来,奶奶报告说尔羊踩着书,脚下打滑,磕在玩具飞机上,眉骨磕破了。查看一番,三四厘米一条伤痕,好在只是皮外伤。
窗帘轨道脱落好几天了,打电话一直没人来修,索性自己动手,用菜刀砍木块,想弄个木楔子,不留神削了左手拇指,血流如注,奶奶看见大呼小叫,尔羊也吓哭了。眼看没法弄,到外面诊所处理,擦干净血才发现指甲削掉了三分之一,还带着一块肉,痛极。今天真是个晦气的日子,尔羊和妈妈都受伤了。
下午哄尔羊睡后,到底把窗帘轨道弄得勉强能用了。

尔羊游济南

今日返乡,一早出发,细雨蒙蒙,尔羊一路昏睡,中午到济南,就住在趵突泉和五龙潭旁边,离大明湖也不远。饭后便带尔羊游趵突泉,济南温度很高,比北京热得多,趵突泉公园却十分阴凉,颇有清幽之致。草草看了李清照纪念馆,花木扶疏,有雅意。尔羊不肯按照常规路线走,磨磨蹭蹭走走停停。水中游鱼繁多,较奇特者为蓝色锦鲤,个头很大,一个有好几斤重,若非游动,几乎分辨不出,与水的颜色太接近了。意外发现水中还养着两头小海豹,尔羊看到了很兴奋。趵突泉果然有些趵突的意思,只尔羊还看不出个啥。有人工引泉水供人饮用,也让尔羊尝了两口。另有一眼深泉,白发老人称深(跟商丘一样,读如琛)四五米,昔年济南全城都靠这眼泉水过活,水质清冽远胜他泉,捧一口尝尝,也不大能分辨。整个公园似乎到处都有泉水涌出,有处且设置成嬉水处,抱尔羊下去蹚了蹚,水太凉,不敢久待。
出趵突泉,逛芙蓉老街,净是些卖吃食的,看一个名为胥家面馆的小店人满为患,想来好吃,便要了一大碗麻香面,果然味道不错。拐进另一个未商业化的老街,旧日济南的风味渐渐显露,寻常路边泉水亦清澈见底,水草顺着水流方向飘洒,姿态妙曼。两岸多植垂柳,果然是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有人用绳牵铝锅悬于水中,想是借泉水的冷冽为食物保鲜,若是水果,且有冰镇之效吧。
转弯便是大明湖,历下亭稼轩祠一路走去,尔羊爱上了湖边的回廊,在廊柱间长凳上爬上爬下,流连不肯去。湖中荷花有红白二色,已是颓谢期了,偶见二三朵鲜嫩有韵致者。转瞬暮色四合,圆月高悬,正是中秋前夜,风也有些凉意了。湖边秋月,照说该别有些风味的,可惜又累又饿,无心流连。匆匆离开,吃个饭便回宾馆休息了。套房面积很大,约莫九十平,成长条状,尔羊欢喜不尽,咚咚咚跑进来跑出去,笑得呱呱叫。第一次抱尔羊一起冲淋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