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测验

奶奶给尔羊做了个测验,把儿歌书上的所有儿歌问了个遍,大约有四五十首吧,不出意料,尔羊全都对答如流,奶奶半句她半句地,接得顺畅极了。这些儿歌,给尔羊读了不知多少遍了,她自己倒没怎么说过,却原来好好记得呢。

秩序感大爆发

今天下雨了,尔羊没出门,在家窝一天,秩序感大爆发,把所有的东西收拾一遍:书整理好堆叠起来,卡片一张张摞整齐,积木玩完一种收拾一种,汽车和汽车放一起,小狗和小猫放一起,妈妈的书指着让放书柜里,指甲剪从从桌上放进抽屉里,晾干的衣服放进衣柜,床上的头发捡起来扔掉,临睡还不忘让妈妈把掉到地上的书皮捡起来!我已经开始幻想将来什么东西找不到就问尔羊、有尔羊在的时候到处井井有条的美好未来了。

睡前节目一箩筐

尔羊入睡不易,每天都要翻来覆去折腾很久才能睡着,今天也是花样多多,抹香香,让脸、手、脚都抹上,抹完让我闻,闻完这只脚闻那只,闻完这边脸蛋闻那边。然后辨认被罩上的颜色,哪个跟哪个一样。然后翻相册,告诉我哪是尔羊哪是妈妈。然后看墙上的影子,"妈妈大,尔羊小。"终于让关灯了:"不关灯,亮;关灯,暗。"唉,闺女,还有你不知道的么?轮换着吃两个咪咪,吃无可吃了,还睡不着,又念念有词:"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嗯嗯好逑。"翻来覆去这几句,我本来保持静默等她入睡,这下也憋不住笑了。前天念小白兔白又白,昨天念鹅鹅鹅,今天又换词了。好一时不言语,以为她睡着了,突然又深情地喊我:"妈妈,妈妈。"软声应她:"哎。"她笑了,跟我学:"哎,哎。"声音拖得很长,发音接近"阿姨",于是她接着说小姨的名字:"茶颖颖。"已经迷糊了,手乱摸一气,嘴里含混地说:"妈妈,再吃,再吃咪咪。"这次,终于睡着了。

话让尔羊说完了

尔羊很多时候自己把话说完了。
晚上睡觉,我把她放床上,她说:“爬进去。”爬到自己的小褥子边:“尔羊躺这里。”又指我的枕头:“妈妈躺这里。”我一躺下,她说:“盖被被,吃咪咪。”
抱她洗手,她伸出一只来:“先洗左手。”洗了一下,她接着说:“打打肥皂。”再伸另一只手:“再洗右手。”当然,这个左右只有一半时间能蒙对,洗完她指毛巾:“擦擦。”
摔倒了,她爬起来:“没关系。不哭。”
玩积木,她指桶:“妈妈倒出来。”然后挑出各种形状的积木,一一描述:“这个大,紫色。这个黄色,星形。”还指着桶上的示范图样:“这个一样。”玩完了,我还没开口,她又说了:“跟妈妈一起收拾。”说是这么说,一百块积木,她大概能收拾三四块吧。
穿袜子,尔羊一把揪掉:“这个不好。”又拿出几双来供她选,她挑出一双:“这个好。”
尔羊搜集了很多花的种子,还分得很清楚:“这个,夜来香;这个,紫薇。”
午睡醒来,我说:“起床吧,我们找奶奶去。”尔羊嗤嗤笑:“娘,娘!”晕死,她学我呢。

摘枸杞

这季节,正是枸杞变红成熟的时候,小操场旁边修剪成圆球形的大冬青树下,长着许多枸杞,今天偶然发现小小的红色果子,便带尔羊饶有兴趣地摘了起来,边走边找,摘了足足两大捧。尔羊找得兴趣十足,总第一时间指着喊:“褶呗!”“这个红豆豆!”她自己也摘了几十颗呢。

第三号人物

爸爸好事,问起尔羊古诗来,一问刹不住了,说俩字接仨字,说上句接下句,粗粗算下来,尔羊至少会十首诗了,比如静夜思、咏鹅、相思、独坐敬亭山、杂诗、悯农、春晓、江雪、夜宿山寺、登鹳雀楼,大概还可以算上过故人庄、咏楝树二首、关雎四句和敕勒歌。但多半不够完整,提个头能接下去而已。我只是给她读,还没怎么检验过,这一试也颇意外,遂宣布:尔羊同学在背诗方面快要赶上爸爸,已经超过奶奶,成为我们家第三号人物了,很快就会成为第二号人物,但要想成为第一号人物,还得很多年的努力。

谄媚啊

爸爸回来了,尔羊高兴得很,让爸爸穿衣服,让爸爸抱,把积木给爸爸、小汽车给爸爸、拔浪鼓给爸爸、书给爸爸、蜡笔给爸爸、夜来香种子给爸爸,总之把所有的宝贝都一股脑地全给爸爸了,妈妈和奶奶都羡慕了,这真是赤裸裸的谄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