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姥爷一起拔萝卜

小姨回来,大家一起回老家看老姥爷,天晴得好,满院阳光,老姥爷穿得暖暖和和的,看着真让人高兴。三姑姥姥正好也在,尔羊在妈妈怀里睡了好一会儿才醒来,看到那么多人有些诧异,因为妈妈在,所以没哭,很快就高高兴兴跑起来了。大家一起到院子外面地里拔萝卜,姥爷用抓钩刨,老姥爷和三姑姥姥用小刀削去萝卜缨,我给尔羊擦一个让她吃,尔羊看看还有点泥,有点犹豫:“有泥,脏。”我怂恿:“没事,那一点泥没关系,吃吧。”尔羊嘟哝着:“没关系,没关系。”就吃了起来,咔嚓咔嚓真甜哪。老姥爷的红萝卜没施肥,个头都不大,小的像指头,大的也不到一揸长,尔羊吃起来再合适不过。老姥爷南瓜种得太多了,吃不完,剩下几个小的就没摘,尔羊看见了,非要摘,就给她揪了一个。
拔完萝卜,尔羊跟大家一起坐院子里晒太阳,老姥爷拿来瓜子花生,尔羊忙起来了,先是给大家搬凳子:“这个姥爷坐,这个姑姥姥坐,这个舅舅坐,这个颖颖坐。”小姨大笑。然后给大家抓瓜子花生吃,每个人都分一把,小哥哥们也有份,可是尔羊一把抓得太少了,人又太多,这一轮刚分完,最初分的那个就吃完了,接着要分下一轮,尔羊忙得团团转,跑得满头大汗。尔羊今天玩得真高兴啊。

三字经

因为习惯于将古诗的每句话提醒尔羊几个字,老是让她接后三个字,久而久之,尔羊把很多诗念成了三字经,比如《游子吟》,尔羊是这样念的:游子吟,孟郊,慈母手中线,身上衣,密密缝,迟迟归,寸草心,三春晖。“

爸爸无所不能

自从爸爸拉开桌子找到尔羊的球、又卸掉抽屉找到尔羊的字母后,在尔羊心中,爸爸成了无所不能的人。拧瓶盖,我说:"妈妈拧不开。"尔羊立刻接上:"让爸爸拧。"法国梧桐树上长有许多小铃铛,尔羊很想要,可是,"树太高了,够不着。"尔羊说:"让爸爸够!"

绘本新宠

尔羊最近喜欢的绘本有《夏日的一天》《猩猩小宝贝》《小蝙蝠德林》《爱哭的猫头鹰》《藏在名画里的猫》和《颜色的秘密》,从这些书里认识了许多新鲜的玩意儿,比如灯塔、蜘蛛网、海鸥、牛虻、鹿角甲虫或曰大锹甲,比如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收割季节中的一餐》,因为奶奶和妈妈的阐释方式很不一样,也让尔羊产生了许多困惑,比如蒙娜丽莎,妈妈说是蒙娜丽莎,是个阿姨,奶奶说是个“老婆儿”,尔羊每每要辗转求助。过程中也渐渐建立了自己的基本判断,比如《我的名字叫克利桑斯美美菊花》,里面的主角是小老鼠,奶奶教的是小兔子,尔羊先是坚持小兔子,直到我拿来好多小兔子和小老鼠的图片,让她比较耳朵和尾巴,才把她说服,后来一看这书,尔羊就主动说:“这个是小老鼠,不是小兔子。”可是,奶奶把“远上寒山石径斜”的“寒山”教成了“寨山”,我用了两个星期了,还没扭转过来,奶奶年少时“学大寨”的遗毒已经传授给尔羊了。为这个事我还发了两次火,奶奶终于不再蒙着教了,希望再过些时候可以彻底纠正过来。有些比较幼稚的绘本,尔羊现在不喜欢看了,看到就指着说:“这个给长普元看!”——给弟弟呢。

搭积木

尔羊的大桶木质积木因为可以任意搭配成各种物事,成了尔羊心爱的玩具,每天都要玩几次,让给她搭太阳、搭花、搭火火兔、不倒翁,搭各种各样的东西,其中乌龟、螃蟹、水杯等已经成了我的拿手好戏,三下五下就搭出来了。我们搭过的最大的工程是动用一多半的积木搭建了一个阶梯教室,尔羊清楚地记住了讲课的是妈妈,坐在各个座位上的是各位小朋友。尔羊自然也要参与到搭建工作中来,比如让猫头鹰的眼睛长在肚子上一个,给小狗添上六条腿三条尾巴之类的事情,总是尔羊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