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妈妈回来呗

去帮舅舅看房子,等着签合同,在外面晃荡了大半天,回到家已经六点多了,尔羊安安静静坐在垫子上玩。奶奶说:尔羊今天乖得很,睡醒不见妈妈也没哭,一下午也没哭,就是玩着玩着忽然说:“让妈妈回来呗。”说了好几次。还有两次跑到门口:“给妈妈开开门呗。”尔羊真是想妈妈了呢。

北京大海

不知什么时候起,“北京大海”成了尔羊常用的一个词,代指遥远无边的地方。
“爸爸去哪了?”“北京大海!”
“小姨去哪了?”“北京大海!”
尔羊怒了的时候发配人:“你去北京大海!”
尔羊有时也开玩笑:“不让妈妈在家。”“那妈妈去哪啊?”“北京大海!”说完自己嗤嗤笑。

寒梅着花未?

尔羊把我很早写的一叠古诗卡片找了出来让给她念,某一首诗后面还附了个注:2.26于襁褓上。这是尔羊还只有十几天大的时候我开始的工作啊,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尔羊对几首四言诗很感兴趣,“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尔羊来思,其角濈濈”,都让读好几遍。

读到李商隐的无题,问尔羊:“你还会念李商隐的哪首诗?”丫头一点也不犹豫:“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又读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尔羊也很爱听,念第三遍的时候,她又开口了:“杂诗,王维,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我猜想,应该是这两首诗最后一句都是问句,她才联系在一起的。若真是这样,还真是有点悟性的。梅花该到了开的时候了吧?哪天带尔羊看看梅花去。

妈妈招架不住了

尔羊拉完臭臭,照例洗屁股,奶奶抱着妈妈洗,尔羊窝在奶奶怀里说:“悠悠远行客,去家千余里。”我楞了一下,这是不知啥时候偶然读给尔羊一两遍的诗,她居然也记得。给尔羊买的古诗书中,有一本很厚,且所选诗多是不常见的,比如谢灵运、张籍、于鹄之类,大部分都是我不太熟的,就一直藏起来不给尔羊看,但她还是找出来几次,所以断断续续也念过里面的几首,悠悠远行客就是其中一首。我现在真觉得招架不住了,似乎我会背的诗尔羊也会个差不多了,若是我们俩都不会背,念几遍之后,肯定她会了我还不会,那她偶尔念起,家里就真没人听得懂她在说啥了,小小年纪就这样寂寞,可不大好啊。对策似乎应该是转移注意力,买显微镜望远镜之类的玩意儿不知道行不行?

周到的孩子

喂尔羊吃茄子,奶奶拿来围嘴给尔羊戴上,我说:“哎呀,奶奶这个围嘴拿来的真是时候啊。”尔羊说:“谢谢奶奶。”嘿,这是尔羊第一次主动说谢谢,奶奶乐坏了。奶奶去吃饭,我继续喂尔羊吃茄子,尔羊指指小碗:“妈妈也尝一口。”哎呀呀,真是有点感动了。

吃虾饺,爬小山,看教室

中午带尔羊去好享来吃饭,怕不好停车,打车去的,尔羊一坐陌生的车就哭,这次全靠《笠翁对韵》才安抚下来,尔羊胃口不佳,吃了俩虾饺,两口果冻,一点肉末,就不肯再吃了,一直吵着要去爬山。吃完饭又打车去学校,一路笠翁对韵,尔羊学会了。很好的阳光,多日阴霾终于不见了。爬小山,尔羊又是一口气到山顶,又是不肯停留远眺,这次选了较容易且向阳的一条路下山。
午休时间,教学楼没什么人,便带尔羊到教室看了看,她很好奇,坐讲台上得意洋洋。还试图从桌子和椅子间穿过去,咚咚咚连撞几下脑袋,只好作罢。抱她坐椅子上,她的重量还不足以压住椅面,我一松手她就要从椅面和靠背间往下滑。只好抱她坐讲桌上,我在黑板上给她写字,写个月,写个不,写个12345,写个ABCDE,尔羊全认识啊。她对粉笔起了兴趣,我递给她,她也写了起来,写个1,又写个1,哈,真好玩啊。
拿着一支粉笔出来,尔羊到处写字,湖边护栏上写一个,路边石板上写一个。湖里又捞了几块冰,摔碎了扔出去。尔羊总也扔不远。
下午学校工会组织全校教工健步行,要排排队绕校园一圈。看尔羊困了,就让奶奶带她先走了。

不给妈妈念儿歌

我洗澡,尔羊趴垫子上给奶奶念儿歌,念完一张放下一张,再拿另一张念,把所有的儿歌念了一个遍,我洗完赶上了听后面几首,一开始没打搅她,看着还剩两三首,就凑到跟前听。她一见我靠近,立马把手里的书页递给我:“妈妈念。”我笑:“尔羊念得很好啊,尔羊念给妈妈听吧。”她不干:“妈妈念。”我问奶奶:“这些全是她念的?”“是啊,一个也没漏。”那为什么我一来她就不念了呢?这样的事已经不止一次了。是我太严厉太挑剔,她怕出错?还是我给她念得太多了,她太依赖?真是得反省一下呢。

棉签变个U

给尔羊洗完澡,拿棉签掏肚脐和耳朵,尔羊照例也要一根摆弄,忽然把棉签窝折了,兴冲冲拿给我看:“棉签变成个U了!”还真是像,由衷夸奖了她一番,确实很有想象力。“还能变什么呀?”她扭来扭去:“W!”过后才想起来,她的灵感来源大概是那天给她扎小辫,我用皮筋拧了一个8。

“我们先看着”

睡前坐床上照例要看书,今晚尔羊一看床头只有三本,就让奶奶再去拿:“要猩猩小宝贝可怕的大风暴,还要三只小猪,还要小蜗牛的新房子,还要艾丽丝的树……”奶奶去拿了,我给她穿上睡袋,一时没事做,干等着,尔羊一把拿起床头的书:“我们先看着!”这丫头,很知道珍惜光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