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有”

尔羊这些天睡前老让给她读几册小开本的弗洛格,一共八本,其中几本正文后附有一个黑白页,让填涂颜色的,叫“涂一涂,描一描”,我记得是四本有四本没有。晚上尔羊一本本翻找“涂一涂,描一描”,已经找到四本了,又翻第五本,我说“这个没有了。”尔羊说:“这个肯定有。”肯定俩字说得真肯定,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用这个词,我听着好玩,却也认定自己不会错,遂说:“这个肯定没有。”尔羊不理我,继续翻,翻到后面,拿给我看,居然真有。我愧煞,尔羊得意地笑。

挠紫薇树和听潘安邦

午后雨住,带尔羊到学校去,把小花园里的紫薇树挠了一个遍,看它们痒得浑身发抖。捡了几个蜗牛壳,用小草棍戳着,像玩杂技的转碟子。还让尔羊看小树和小草新发的芽。
晚上给尔羊放《外婆的澎湖湾》,边听边喂鱼吃,外加解释“过门”,每到过门结束时,我说:“唱!”潘安邦就唱起来,尔羊惊奇地睁大眼睛,哈!听了十几遍,一条九两的鲈鱼喂下去一半,还吃了几口煎饼,吃得很饱。

“先别问大娘”

今天是尔羊农历的生日,大娘姑姑带着一帆哥哥和张冰姐姐来给尔羊庆祝生日,尔羊跟大家一起玩很开心。姑姑问:“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尔羊答不上来了,有段时间没说,大概是忘记了。奶奶换了个问题:“你知道大娘叫什么名字么?”尔羊正努力思考姑姑的名字,很不高兴被转移:“先别问大娘。”大家都大笑,这丫头现在主意越来越大了。

听懂了

下午惠敏姨和华姨带着小天哥哥来家里玩,哥哥跟尔羊一起搭积木拦机器狗,玩得很高兴。他们走后,尔羊让我给她读《汤姆的外公去世了》,这个书有点难过,我一直不大愿意给她读。这次大概读得比较投入吧,尔羊听得很安静,听完一语不发,缩在我怀里,还拉我手让我抱紧她。我觉得她大概是听懂了。拍拍她:“睡一会儿好不好?”尔羊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尔羊的秩序感越发严谨了

尔羊的新勺子从超市买来带标签,奶奶把标签揭掉后,勺子把上黏糊糊的,尔羊不高兴:“这个勺子脏。”我说:“我去给你洗洗。”说着拿着勺子去卫生间找花露水,尔羊看见,喊起来:“不要到卫生间洗勺子,要到厨房里洗!”
尔羊让奶奶给讲故事,喊:“奶奶,脱了鞋坐垫子上吧,脱了鞋。”
唉唉,这丫头,真要命啊。

尔羊认车牌

这两天已经很有些春天的感觉了,风虽大,却不怎么觉得冷,带尔羊出门晒太阳,尔羊对汽车的车牌感兴趣了,一路指认,只要看黑色车的车牌,每个都念两遍,“亦N×××××”,因为字母跟数字都跟平素见的不大相像,尔羊偶尔有些犹豫,6和9也有些混淆,经我提醒,欣然改正,一路念得很高兴。

小腻乎

尔羊现在很懂事了,我去上课或者出门买东西啥的,她一般都跟我挥手再见,不再大哭大闹了,有时回来得晚,她也只是让奶奶抱着到窗台看妈妈回来没有,基本不怎么哭了。可我回来,尔羊还是很高兴,两眼放光地笑起来,大喊:“妈妈!妈妈回来啊!”就扑过来让我抱,还会使尽跟我蹭啊蹭的,像个小狗一样。
尔羊困的时候,我说:“妈妈抱着睡好不好。”尔羊点头,躺我怀里,小脑袋尽量往我胳膊弯里埋,像是要尽可能离我近一点。

去舅姥爷家

今天带尔羊去舅姥爷家,尔羊还不错,没哭,很快就跟哥哥姐姐玩到一起了。尔羊见了一大家人,舅姥爷舅姥姥,三个姨一个舅舅,四个哥哥姐姐,豆豆姐姐又给尔羊拿吃的,又带尔羊看动画片,又给尔羊玩具,可热心了。可后来,尔羊老想自己玩姐姐的玩具,不给姐姐玩,姐姐就哭了,尔羊一看哭了,也服了软,把玩具又让给了姐姐。尔羊吃了些粽子和蘑菇,大概是酸奶喝多了,回家来拉了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