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会听戏

那天念诗,静夜思,低头思故乡,问尔羊:“你的故乡在哪啊?”尔羊想也没想就回答:“黄庄!”我跟奶奶都惊讶极了。后来想想大概还是曾告诉过她,只不过大人忘记了,她还记得清楚。
黄庄有个琉璃庙,每年三月三有庙会,照例请剧团来唱戏,今年也不例外。今天是庙会第一天,带尔羊和奶奶一起回“故乡”,抱尔羊去了会场,站在离戏台很近的地方,恰好是一场武戏,罗成跟个什么二叔比武,又连翻跟头又扎花枪,打得不亦乐乎,尔羊看得很有趣。去年这个时候,也带尔羊来听戏来着,只是她不会记得了。
听了戏就去地里看花,油菜花最多,杏花已落完了,桃花也落了大半,梨花开得正好,苹果花刚有骨朵。绕地里一大圈,还看了瓢虫和蜘蛛。回去的路上尔羊耍赖不肯走,费死劲才把她背到家。

每天赏花

这些天,学校里的花次第开放,每天去都有新发现,前天桃花开了,昨天紫荆花开了,今天丁香花也开了,还有榆叶梅、棠棣和海棠花,真是到了绚烂的春天了。尔羊很会自己玩了,低处的花枝,自己扯着闻香味,高的够不着,就指挥我:“妈妈,你抱我闻闻这朵花香不香!”小石桌前,给大家都分配好座位,又捡了几支别人折下的花枝,递到我和奶奶手里:“闻一闻,妈妈,闻一闻奶奶,闻闻香不香。”说着已经站起来:“我去爬山去。”假山陡峻,试探着无处攀爬,又求助:“妈妈,你扶我一下。”今天还第一次看到了一条蚯蚓,我说这是蚯蚓,尔羊立马接上:“蚯蚓的日记。”这是她的绘本的名字。

最近的读书兴趣

每天晚上都要把八本小开本的弗洛格看一遍,这个习惯已经坚持好几个月了,我看她无意改变,也不想强行扭转,就每天念一遍,她听得太熟了,每每自己念,念得一个字也不错。可惜都是念给奶奶听,我一靠近,她就不肯念了:“妈妈念。”
有些原来很不喜欢看的绘本,比如《阿黛拉和西蒙在巴黎》,这些天也变得喜欢了。另一些小时候喜欢看的书,现在大概觉得太幼稚了,根本翻都不屑于翻的。

尔羊坐鱼盆里了

我在阳台上晒鞋子,尔羊也把自己的小鞋子拿来让我晒,跟在我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忽然扑通一声,我回头一看,尔羊一屁股坐在养鱼的脸盆里了。忙把她捞出来,裤子和衣襟都湿透了,淋淋漓漓地往下淌水,小脸吓得木木的,马上要哭的样子。我笑起来,一直笑啊笑:“好玩吧尔羊?还好没把小鱼压死。坐一屁股水凉凉的很舒服吧?”说完又笑。见我这样高兴,尔羊也放松下来,终于跟着我一起笑了,接下来的洗澡换衣服都很配合。

种蜗牛

海棠花半苞半放,正是最美的时候,与尔羊盘桓在海棠树下,左右无事,就挖个坑,让尔羊捡蜗牛壳来放在里面:“我们把蜗牛壳种在地下,说不定会长出小蜗牛来呢。”尔羊很乐意干这事儿,到处去搜寻蜗牛壳。我挖个坑,她放进去俩蜗牛壳,一口气种了差不多二十坑,她还不肯罢休。我后悔了。

尔羊发烧了

前天晚上洗完澡给尔羊穿的衣服不够多,尔羊发烧了,昨天一天一直蔫蔫的,夜里更是难受,不停地喝水,喝了好几十次,还几次醒来要到外面去,我几乎没怎么睡,还好一直是低烧,早上的时候终于烧退了。

种树di毛寅

爸爸回来了,天气有好,一起去新区玩,按照妈妈一个学生,称呼尔羊小师姐的那个同姓大哥哥的指引,到秋韵湖和冬泰湖之间的草地上迪毛寅,这仨字可真没法写,毛寅就是毛茛长在地上的毛毛,还包裹在叶片中没露出来,所以很嫩,可以吃,爸爸妈妈小时候都吃过。迪出来一个剥了喂尔羊吃,她吃下去了。再喂一个,不肯吃了,还是不习惯这个味道吧。
这片草地上又一大片紫叶李树,成树林了,花开正好,带尔羊去看,树林中有几个大土坑,是刚把树掘走留下的,新鲜的泥土。顺手折了一枝小柳条,挖个坑种下,尔羊兴趣来了,不停地让我给她这柳条和花枝,一口气种了七八棵树。
锐锐阿姨和丹丹阿姨带了想想妹妹来,大家一起趴在湖边看鱼,又一起去吃石锅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