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仆寺旗草原游

周末,城里太热,带尔羊去太仆寺旗草原,爸爸妈妈小姨奶奶,全家出动。驱车350公里,途经上次去过的张北草原。尔羊表现很好。见了老鹰、地老鼠、羊群、牛群、牛粪堆、蚂蚱、大团白云、大片野花、夕阳、星空。
直接把妈妈的日志挪过来吧:
为躲避城里的燠热,周末驱车又往草原去,这次走得更远些,到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的太仆寺旗,大概来说,锡林郭勒盟相当于地级市,太仆寺旗相当于县。
果然惯见的风景不大能激起热情,这次远不若上次在张北草原天路那样有惊艳之感了,或者还有节气的缘故吧,感觉这次的风景要单调一些,好处便是更开阔了。
当然,也有些特异之处,值得记上几笔。
最先被吸引的是牛粪堆,不知怎么切割成规则的方块,堆成整齐的垛子,像草垛一样,带一点精巧的艺术感。地方开阔空气容易流散之故吧,趋近也无异味。在缺少木柴的草原上,这都是牧人们珍贵的燃料。
老鼠也出奇地多,在别处草原上没见过这么多的鼠洞和随时探头探脑的老鼠,不知该怎么归类,但比以往惯见的黑乎乎的家鼠形容要可爱得多,毛色偏灰,样子也没那么瑟缩,机灵灵的,神情接近松鼠,只没那么大的尾巴。觉得没危险时就跑来跑去,一俟人趋近,飞快钻进洞里不见了。村子里的屋墙上刷的标语有防治鼠疫,看着让人有些惊心。另有标语曰防治布病,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查了一下才知道是牧区常见病,牛羊等牲畜是主要传染源。
与牧人聊天,知他放的百十头牛并非全是自家的,而是全村的,这家三头那家两头,每家出一个人,轮流排班放牛,每头牛排一天。觉得这真是个好办法。牛犊出生养到可以售卖,约需四个月,每头牛可卖七八千块。牧人说放养不易,草原上设置了诸多禁牧区,就是现在这时候,牛也吃不太饱,冬天准备干草更是辛苦活。不过蓝天白云下的牛群还是很漂亮的。
蚂蚱很多,飞起时动静很大,且有奇异的彩色,捉起一个来看,才知里侧的近于女士衬裙的透明翅膀居然是红色的。
此地名吃为手把肉,因为吃肉时要一手把肉,一手拿刀,切割,故名手把肉,其实就是炖羊肉。点了二斤多吃吃,味道也还不坏,但我到底不是吃肉人,浅尝辄止。又有拌炒米,搞不清是小米、黄米还是什么米炒熟后,拌上酸奶即成,酸溜溜有嚼劲,我和尔羊都爱吃。蔬菜有沙葱,比小葱还要细小,味道却一点不冲,凉拌了吃,比较平淡。
晚间想看星星,顺便追逐了一下落日,太阳将隐未隐时,光线美妙不可方物,连一弯野水都有了点江南水乡的味道。
都说草原上能看的清晰的银河,可是一则太冷,怕冻着尔羊,二则几个人的天文学知识都少得可怜,只会辨识一个北斗七星,所以匆匆了事。
所住酒店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这时天气确实用不着空调,冬天冷的时候大概也没什么客人过来,我们推想,大概这个酒店只有某几个房间装了空调或暖气吧。
次日早饭后退房,见人准备婚礼,蒙人果然豪放,白酒数十件啤酒近百件,鱼贯运进酒店。这天是旧历六月初三,商丘人肯定不会选这个日子办喜事的。因想起在济州岛时,导游说韩国人喜欢三五七这样的数字,不知跟蒙人有无关系,因为据说元朝时,济州岛是由蒙古人统治的,后来闻名遐迩的济州马也是当地马种与西域马杂交后的产物。
贴几张尔羊照片,以为收束。
1
2
3
4578911未命名1
未命名未命名
alt=”12″ width=”687″ height=”942″ class=”aligncenter size-full wp-image-4301″ />1310

大家一起吃大餐

午后五时回到酷热难耐的京城,稍事休整,去潇湘阁吃饭,玲子阿姨请客,羽毛球队的叔叔阿姨带着小哥哥小姐姐全到了,等大家来时,尔羊吃了两串羊肉串,上桌后又吃了好几块松鼠桂鱼,喝了半杯果粒橙。饱饱的,就是一有人打招呼就扭过脸去不理人,妈妈表示没办法。

尔羊的画

尔羊在画板上胡乱画,居然也画得有些进步了,圆圈已经画得很圆,从水里揪浮萍回来,画板上先画一个圈,再画出去几根线,说:“这是水里的草。”又画一个不规则的圈圈,拉下两条腿,说:“这是大树。”两条腿就是树干了,很有几分像。她又在树干上画上几个小圈圈,我奇怪:“这是什么?”“树皮。”可不是,前天跟果果和豆豆一起抠树上的树皮来着,抠下来一块又一块。

骑车去公园

下午骑车带尔羊去郊野公园,小网子捞了几条小鱼,又拿馒头喂鱼,一个小姐姐送了尔羊一个活的大田螺,还在尔羊头发上戴了一支雪松的嫩针,小姐姐说:“雪松的嫩芽要是白一些就像雪花了,所以才叫雪松。”妈妈长知识了。尔羊捞鱼时,恰有蜻蜓落在湖中的荷花骨朵上,饶有诗意。

今日语录

奶奶带尔羊在游乐场玩,另一个奶奶抱个小妹妹也过来,那个奶奶夸尔羊:“这孩子长得真漂亮啊。”奶奶自然也客气一下:“你们这个孩子也很漂亮,真白啊。”尔羊说:“她不漂亮,尔羊才漂亮呢。”

妈妈妈妈

尔羊一起床就黏着我不放,吃饭,“让妈妈喂,不让奶奶喂。”拉臭臭,“让妈妈扶着,不让奶奶扶。”我离得稍远,她就撅着屁股背搂着小尿盆挨近我一点。我上厕所,她拍着门哭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啊!”为了让她出门,支使她进卧室拿东西,我假意把门打开一撞,赶紧躲进奶奶房间。尔羊以为我走了,哭着追出来:“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不要妈妈出门,我要妈妈回来……”唉唉,真个没法弄啊

也擦擦

爸爸妈妈都出去吃饭,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尔羊没睡,等着。紧着给她洗好澡,我也快手快脚冲了一下。爸爸正给尔羊念书,我拿块干毛巾擦着头发进来,一看尔羊的头发也湿着,顺手也在她头上擦了几下,尔羊指指爸爸:“给周燕为也擦一擦!”

最近爱看的书

尔羊最近的睡前读物是一成不变的汤姆书,汤姆在游泳池、汤姆踢足球、汤姆骑自行车、汤姆上幼儿园、汤姆挨罚、汤姆的小妹妹、汤姆走丢了是最爱的几本,几乎每天都要念一到两遍。白天爱看的则是《阿黛拉和西蒙在巴黎》,这个书又漂亮又有意思,我跟尔羊一样喜欢,俩人凑在一起看得不亦乐乎,用了好多天时间,终于把画里的秘密一一揭晓,汤姆的东西都丢在哪里,被我们一一找到了,汤姆画的那张猫让我苦恼了很多天,到底还是尔羊先发现了,她现在能耐得很。
在清华读博的师妹送了一本精装插图本的《城南旧事》给尔羊,拿给尔羊看,尔羊居然认真地跟我一起把里面所有插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我很满意。

尔羊休养

这个周末爸爸去南阳参加同学的婚礼,尔羊腿受伤,大概是别了筋,走路稍有不便,就在家休养,没怎么出门,在院子玩也多是用小车推着,尔羊自己也颇爱惜自己,一放她在地上,她试探几下,马上说:“我不敢跑。”好在两天过去,已经明显好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