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行了嘛

尔羊现在诸事淡定,“不就行了嘛”成了口头禅。
走到沙坑问:“我可以玩沙子么?”我说:“不玩吧,太脏了。”“回去洗洗手不就行了嘛!”
吃饭的时候把粥撒在桌子上,我啊一声叫,尔羊淡淡看我一眼:“擦一擦不就行了嘛!”

人不叫狗不叫

觉得三字经的理念恶俗,一直没教尔羊念过,那天跟小朋友们一起去草原,有人带了一本,尔羊看见,让念给她听,就隔着蹦着念了几句,不想她竟记了点,刚自己在飘窗上念书,说:“人不叫,狗不叫!”我正干活,一下笑喷了。

摘葡萄

爸爸去龙泉寺禅修了,尔羊和妈妈蹭淘淘哥哥家的车,跟豆豆、金蛋儿、果果、叮当、左左右右几家人一起去昌平摘葡萄,尔羊拎个小筐,戴个金蛋儿的小帽,钻到葡萄架下,很认真地把葡萄一颗一颗摘下来,煞有介事,妈妈们乐得享受,分派孩子和爸爸们去摘葡萄,我们一起坐在葡萄架下等吃,果果给妈妈带来的都是青色的酸果子,尔羊还比较靠谱,虽然摘烂了不少,至少摘的都是紫色的甜葡萄。不过大太阳晒着也够难过的,尔羊痱子痒起来,有点不耐烦,只好抱了她先走出去凉快。摘完葡萄,又一起去一个农庄吃饭,农庄里有火龙果树、兔子、猪、羊和鹅,尔羊拿胡萝卜喂猪和羊,看得有味,又玩了会儿沙子和小滑梯。午饭有火龙果虾,有排骨和猪蹄,尔羊都吃了不少。很高兴地回家来。

妈妈的鞋

想避开尔羊点校几页书,早早起床,躲在奶奶房间,尔羊醒了哭,我也没动,一会儿听见尔羊要来查看,缩进角落,奶奶抱尔羊在门口一张望,告诉她妈妈不在奶奶房间,就又抱出去了,尔羊边抽泣边问:“妈妈的鞋怎么在奶奶房间呢?”————你这是要当侦探啊闺女。

念经

尔羊自己发明了一套发音方法,只要一开始,就得念上半个小时以上,哈米此撒拉,空极春湖呢,诸如此类,念经一般顺流而下,细细辨来,还有一点平平仄仄的意思,看来诗教并未白费。戏称此儿将来可以学小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