胳膊肘

尔羊迷上了胳膊肘,每天都要把家里人的胳膊肘看好几次:“让我看看你的胳膊肘!”爱惜地摸摸,说:“再看看那个胳膊肘!”有时为了自己的视野方便,还要把我的胳膊反方向拧过来,抗议好几次才生效。每晚爸爸下班回到家,尔羊马上跑过去迎接,这次不是给拿拖鞋,而是大喊:“让我我看看你的胳膊肘!”

经历了两年七个月有余的漫长成长,尔羊终于学会双脚离地蹦了,她的同龄孩子,早的甚至在一年前的夏天就已经可以蹦起来了,尔羊差不多是最后一个。但我一直觉得尔羊的运动能力没有弱到这种程度,过锁链桥、爬绳子、在家里爬高上低,她早早就做到了且都很在行,她的不肯双脚起跳,大约更多的还是因为性情过于谨慎,对这个动作带来的后果有点担心,所以无论我怎样怂恿,也迟迟不肯照做。现在终于到了她的胆力胜过谨慎的时候了,她突然就蹦了起来,而且一个接一个地蹦,有点无休无止的意思,虽然到后来动作稍稍变形,又成了单脚起跳了。

撒丫子上床

这几天,每天从外面玩回来,一进门,我换拖鞋时,尔羊哐哐哐就径直跑向了卧室,直接穿着鞋爬床上去,再挑衅地冲我笑。于是,我们俩每天上演追逐战,我刚一脱鞋,尔羊就跑了,我穿着袜子就追,多半在床沿边捉到,尔羊哈哈大笑。有时候我想着这事,一进门就先捉着她把鞋子脱掉,她照例跑,一想不对,半途便停下了,乐趣少了很多啊

打栗子

带尔羊去龙泉寺,帮寺里的和尚打栗子,去的早了,参加了另外一拨,第一次见长在树上的栗子,长满扎手尖刺的毛球球里包着两三个不等的栗子,色或青或黄,以示成熟与否。尔羊跟着捡了好几枚。山地多砂石,坡陡路滑,尔羊摔了俩屁墩儿。出门前把捡的栗子全都放进大箩筐里了。然后到寺里去看看,正大兴土木,又善男信女熙来攘往,真疑心这里的出家人能否真正清心寡欲。房舍多堂皇,尔羊在台阶上爬来爬去,玩得开心。这两日骤然热起来,蚊子回光返照,十分猖獗,尔羊眼皮上被盯了个大包,对面来人看见总忍不住笑。

逛逛动物园

带尔羊去动物园,已经差不多一年没去了,这次尔羊显然看得有兴趣多了。先看大熊猫,正吃竹子,可惜脏兮兮的。又看孔雀和各种鸟类,兴趣不大。又看小猴子,两个长尾猴正玩得高兴,蹿上蹿下,你追我赶,其中一个还把一个红萝卜头玩得津津有味,一时推着跑,一时扔起来接,有时没接好,砸在脑袋上,大家都大笑。又看北极熊,睡觉呢。又看狮子老虎,也都在睡觉。又看大象,正吃东西,游人不时扔进苹果黄瓜之类,大象全用鼻子卷了送进嘴里,尔羊看得入神了。又看河马,躲在水里不出来,又看犀牛,正尿尿,尿得真叫一个多啊。又看长颈鹿,那么高呢。最后看羚羊之类,跟别人要了块白菜,尔羊喂它们吃了。这次游动物园收获可真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