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爸爸游览

爸爸回来了,一起去学校里玩,决计要让尔羊多跑跑,晚上好睡觉,实在是接连两天闹得人没法办。车停在门口,绕学校一大圈,天太冷了,蜗牛都不出来了,找半天才找到几个躲在树缝里的小小的蜗牛。树叶却堆积如山。排球场上有很多柳树叶,拿来两片盖在蚯蚓身上,看它几时能钻出来,不料蚯蚓也怕冷,躲在树叶下面不肯动了。最后终于走到了假山处,尔羊成功地指给爸爸倒在地上的那块山头。

下地

冒雨带尔羊下地看看,芫荽菜苔都长老了,红薯已经入窖,萝卜还没出。邻家种了果树,为防鸟雀啄食,拉了一圈网,有只比麻雀略大的鸟缠绕在上面,啾啾哀鸣,捡根棍子去救,根本碰不到,转了几圈还是没办法,悻悻而归。鞋底上的泥有两斤重,厚厚拖着,脱坯一样。

今日记事

把玩具在餐桌餐椅上堆得满坑满谷,吃个饭要跟她反复交涉才肯腾一点空出来;把画笔的笔帽一个个拔下来,再打乱顺序盖上,红冠黄戴;用十几包小包纸巾当积木,又搭猪圈又搭桥;吃西兰花,不吃上面的花,专吃下面的棍棍儿;困了不肯睡觉,使劲哭,怎么哄都不行,哭得人抓狂;洗漱完躺在床上叹一口气:"终于洗完澡刷完牙了!"抓奶奶胳膊揉搓,笑嘻嘻地说:"奶奶,你的胳膊可真鲜艳!"问要念哪本书,回答说卡梅拉里的「我想有个弟弟」,再附加一句:"我想听这本书,我不想要个弟弟哦!"听故事时把宝贝肥皂盒塞到被窝深处,拿脚蹬来蹬去;终于睡着了,肥皂盒还紧紧抓在手里。

小不点点办法多

尔羊最近办法越来越多,想要树上的红豆豆:“妈妈,我够不着,你给我够吧。”我伸手试试,也够不到,尔羊说:“你蹦起来够。”我蹦,还是够不到,尔羊指着旁边的石桌说:“你站在这个上面够。”我说:“这个太危险了,不行。”尔羊又拿起一个小木棒:“用这个棍够。”姑娘,你的办法也太多了吧。
在家里也是这,告诉我有个小圆柱掉到桌子里面的缝隙里了,我伸手伸不进去,尔羊说:“你把桌子挪开。”我说我挪不动。“只有爸爸能挪动是吧?”“是的,爸爸力气很大。”“那你用这个耙子捞呢?”“小圆柱太滑了,耙子捞不上来。”…………

雨天

奶奶回爷爷家了,下着点小雨,思忖再三,还是带尔羊出门了,有暖气真是增人底气的,不就是洗么?老区逛游,踩水、戳蜗牛,看红的水杉和绿的美人蕉,都在水里油油的发亮,落叶也美。舅舅他们来过来会合,姥爷抱了尔羊在细雨中奔跑,我跟在后面,心里充满着。一起回到家,热闹起来了,尔羊照我早上的吩咐,把各种好吃的都拿给弟弟吃,除了中间因为争抢小汽车哭了几声外,基本和平相处,很是难得。

停电、下雨和讲座

晚上又停电了,最近总停电,尔羊也习惯了,点上蜡烛也是一样玩,可是今天晚上妈妈有讲座,去还是不去呢?犹豫了一下,觉得机会难得,还是安抚好尔羊便决定去了,小雪节气,出门便觉有雨意,怕尔羊再哭,没回去拿伞。黑黑的教室里,居然坐了很多学生,多少也有点超常发挥的意思,居然一口气讲了两个小时,结束的时候雨下得更大了,还是学生给了把伞。回到家一会儿来了电,奶奶说尔羊乖得很。

喜欢握手

睡前聊天,说起见面的礼节,我说:“大家见面的时候有各种礼节,有的喜欢握手,有的喜欢亲亲手背,有的喜欢拥抱,有的喜欢贴脸,尔羊,你喜欢什么呀?”
尔羊想都没想:“喜欢握手。”——闺女,你这么保守你妈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啊?

不一样的卡梅拉

新给尔羊买了一套书:不一样的卡梅拉。我觉得奇思妙想生动有趣,尔羊大概还不是很明白,所以没有妈妈那么喜欢,但也要求每天晚上念一两本,最喜欢的是《我要找到朗朗》,每天都要念一遍,这几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真是抑扬顿挫,有趣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