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不会尿床了

昨晚尔羊睡得早,半夜醒来,喊我:“妈妈,我裤子湿了。”我一摸,正撅个屁股趴在被窝里,两条裤子都有点湿,忙给她换了。再摸床上,居然一点没湿。想来是刚尿一点就醒了,撅着屁股的姿势一是憋尿,二是不想把床单沾湿吧。由此推测,这孩子大概从此不会再尿床了,尿裤子大概也很少了。将近三岁,真是很准。

采草莓薅菜

夜间下了点小雪,上午就化差不多了,等小姨来到,大家一起去阿卡农庄,采了两盒草莓,又去摘各种蔬菜,掰下一个西兰花,铲掉两棵芹菜,薅了很多种叶菜,有蒿子秆,有油麦菜,有紫叶天葵,有紫油菜,有穿心莲,尔羊先是爱上了紫叶天葵,摘下一簇簇菜尖,一手拿一把,像花束一样。接着又跟我一起爱上了紫油菜,我觉得它神气十足生机勃勃,颜色也很迷人,尔羊则爱它干净,摘下一片叶片珍惜地说:“好干净的叶子啊。”真喜欢听她说这样的话。

大名小名和中名

洗澡的时候尔羊宣布:“我小名叫九色鹿,大名叫变色龙!”然后数自己身上的颜色:“手是黄色,头发黑色,妈妈,我是九色鹿怎么没有九种颜色啊?”
我试着:“你嘴唇是红色的,牙齿是白色的。”
“那还是不够啊。”
“那我把你脚趾甲涂上几个颜色吧。”
“不行,涂手指甲吧。”
可是,到了睡觉的时候,尔羊又变卦了:“我大名叫变色龙,中名叫长颈鹿,小名叫九色鹿!”然后又分别给妈妈、爸爸和奶奶也取了大名小名和中名。

尔羊和奶奶的对话

尔羊和奶奶对话一:
“奶奶,这个小锤子是吹风机。”
“你要给我吹头发么?”
“是啊,看,我把你的头发吹白了。”

尔羊和奶奶对话二:
“奶奶,我来开火车。你想去哪个国家?”
“我想去中国。”
“你也问我呀奶奶。”
“噢,尔羊你想去哪?”
“我想去澳大利亚。”
“你想去阿尔巴尼亚啊,你去那干啥?”
“因为澳大利亚有奶奶的快递!”

点菜游戏

做了小菜单,尔羊喜欢上了点菜游戏,我扮食客,她扮饭店老板,我点菜,她操办了端过来,我们俩一起吃,还喝酒,祝尔羊别摔着,祝妈妈玩小鱼,干杯。尔羊越玩越熟,每次点五样菜,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一样样喊着名字端过来,偶尔忘了:“我忘了你素菜点的啥了,给我菜单看看,噢,是小炒黑木耳啊!”

磕着眼角了

尔羊把沙发当蹦蹦床,蹦来蹦去不停歇,不小心摔倒,磕了左眼眼角,一个小伤口,浸出一点血,眼皮青肿,奶奶说哭了两声又接着蹦,问她疼不疼,只说不疼。怎么会不疼呢,这孩子有时候也真是皮实。

小菜单

带尔羊去饭店跟同事一起吃饭,表现不错,没哭,也吃了点东西。回来说:“妈妈,你给我做个菜单吧。”我答应了,拿十六开的纸问她:“这么大行不行?”“不行,这太大了,大人用大菜单,我还是小孩子,要用小菜单。”好吧,索性拿个便利贴本,撕下几张,再找张彩纸当封面封底,雏形就有了。问:“你的饭店叫什么名字?”尔羊想都没想:“木头饭店!”封面写上“木头饭店 菜单”的字样,里面分门别类写上凉菜、素菜、荤菜、甜点、主食粥汤各项,每项下面四样菜点,每样菜后面还象征性地画了一幅小画,或鱼或虾,每次颜色都征求尔羊意见,花花绿绿看起来还挺像样。拍照传上微信,居然被发现写错了个字,蚝油写成了耗油,够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