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上一场雪

带尔羊去幼儿园试一个小时,熟悉环境,到地儿就哭,老师给个山楂片才哄好,不肯跟大家一起学儿歌跳舞,坚持自己玩积木切水果。雪一直下着,从幼儿园出来在院子里玩了好一会儿雪,拿小铲子铲了一桶,总算赶上一场。

赶台会

从村里出来,带尔羊去火神台赶会,转半圈,买了两把木刀、一块砂糖馅儿,本打算买琉璃蹦蹦的,选几个都觉得有危险,到底没买。台会很寥落,没有戏,没有杂技,只一些小商贩,意思不大。

压岁钱的烦恼

年三十儿下午,带尔羊去堂伯伯家拜年,大娘给尔羊压岁钱,尔羊拿着就扔进了水坑里,围观的村人都笑,我也有点赧然,这闺女未免太视金钱如粪土了。
今天下午,准备回市里时,车从堂伯家门口经过,俩堂姑姑和大奶奶蜂拥而来,从车窗伸进几只手来,都拿着钱往尔羊口袋里塞,顺手在抹一把尔羊的腮帮子,尔羊吓坏了,放声大哭起来。这些压岁钱可真给了尔羊不少烦恼呢。

去舅老爷家

今天去舅老爷家拜年,尔羊跟豆豆姐姐在床上蹦跳,还一起唱歌,舅姥姥给了一大把糖,尔羊虽不大吃糖,却真心喜欢糖,给多少都来者不拒。爸爸陪舅老爷喝酒喝醉了。下午回到家便睡觉,雨下得很大,妈妈很发愁明天要上坟的事。

过年了

爸爸下楼放炮,妈妈煮饺子的时候,尔羊还在昏睡,一口气睡到九点多。十点多出发,去姥姥家,跟一大家人一起回蒋庄给老姥爷拜年,火神台逢会,路堵得一塌糊涂,好容易拐弯抹角才杀出重围。老姥爷健硕依然,在三姥爷家吃饭,妈妈烧锅,尔羊跟爸爸和哥哥弟弟摔炮,妈妈和小姨点名熬的白菜汤真是好喝,三姥姥是做饭的好手。大家都发愁小涛舅舅的婚事,因为适婚年龄的女孩儿太少,索价甚昂,眼看不太好办了。

年夜之二

大年夜,问尔羊:“爸爸漂亮、妈妈漂亮还是小姨漂亮?”尔羊一点也不犹豫:“都漂亮!”我妈就说起我小时候的事,有人问是爸爸孬还是妈妈孬,我总是回答:“都好。”1885年前后的绍兴城,过年例不禁赌,新台门周家男丁聚众赌钱,四岁的樟寿少爷旁观,人问愿谁赢,樟寿答:“愿大家都赢。”这位少爷成年后写文章用个笔名,叫鲁迅。——没错,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想说我们娘俩都有成为鲁迅的潜质,哈哈

年夜

今天本来要在姥姥家守岁的,吃完年夜饭尔羊还很高兴,跟弟弟跑来跑去,收姥姥姥爷小姨舅妈的压岁钱,大家围坐看电视时尔羊困了,准备抱上楼去睡,她不肯了,哭起来,没奈何,只好回自己家,大年夜里,路上没几辆车,尔羊沉沉睡着了。

舅爷爷姨奶奶

今天走亲戚,三个舅爷爷两个姨奶奶家。在大舅爷爷家吃饭时,尔羊吃着鸡块说:“我闻到了香草的味道。”吃完把肉骨头全喂给了小狗。小姨奶奶家的兔子尔羊也很喜欢,喂它们吃了两颗大白菜。又打算绕过玉米垛找玉米轴喂兔子时,突然蹦出一条狗来,吓得尔羊东东东跑出去很远才敢停下来。晚上就跟爸爸哥哥一起放鞭炮,尔羊最擅长摔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