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姥爷家

晚饭吃得太多,带尔羊溜达出去,去大姥爷家串门,先到菜市场买了些牛肉、炸虾、小蛋糕、芒果之类吃食,准备带给大姥爷,尔羊要吃瓜子,也给她买了点,拎在手上,晃晃悠悠走去,天黑了,尔羊有点怕,一再说不去了吧,我说月亮很亮,还是走走吧,到底走到了,大姥爷过来迎接,住处在楼上,要上很高很陡的楼梯,地方倒是宽绰。聊一会儿,尔羊又想走,大姥爷给个变蛋,握在手里,就下楼回家了。

坐奶奶身上

学校体检,抽血了,回来给尔羊看针眼儿口,她轻轻摸摸,然后打车一起回老家,一上车,我照例抱尔羊坐我身上,尔羊挣扎不肯:“我要坐奶奶身上。”边说边看我胳膊上的针眼儿,会意,心头一热,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果园里的事

上午带尔羊下地,梨花已谢,苹果花将残,青杏半大,石榴树初发新芽,麦苗抽穗,油菜花盛开,豌豆荚将结未结,园子里还有桃、柳、核桃、山楂、葡萄、花椒、楝、无花果诸树种,和蒜苗、洋葱、韭菜、小青菜、生菜、油麦菜诸菜蔬,不折不扣的生机勃勃,且共同酝酿出一种新鲜清芬的气息,让人不由得深呼吸,暮春雨后的果园,是这世上最美的地方。经营这园子的是尔羊的伯父,这才是真正的诗人心性加上勤勉的劳力的结果,不免想起前些年听尔羊的伯祖父,一个朴实的退休老工人说:“我上学时最爱诗。”——如果可以选择,我当然愿意尔羊继承父系血统中这一部分的内容,无论何种境遇,都能把自己的生活调剂得摇曳多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