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发烧了

酝酿了俩星期的大学同学毕业十多年第一次聚会,最后关头却被尔羊发烧拦阻了,昨天放学回来就有点蔫,晚上开始发烧,夜里直是烧糊涂了,体温一直在三十八度以上,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大概有眩晕感,一直哭着喊:“不要这么大圆圈!”今早烧退,吃了些东西,近午烧又起,三十八度左右,睡醒后去医院,医生的压舌板十分粗鲁,结论是疱疹性咽炎,拿了一堆药。到医院之后就没怎么烧了,到底不放心,车票从早上改签到下午五点半,最后还是退了。

跟弟弟一起洗澡

尔羊现在每晚跟弟弟一起洗澡,浴缸里两人相处甚得,毫无冲突,每次弟弟要拿什么玩具,尔羊都不厌其烦地问:“是要这个么?那要这个?对吗?好吧,给你这个。”偶尔也不干:“这个不能给你,这个是我先拿到的!”还带领弟弟一人拿个毛巾擦墙,被我制止了。

两碗饭

今天带姥爷去城里参观美术馆和博物馆,主要看字画,姥爷爱这个。怕来不及接尔羊,就让舅舅去接了。赶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正好看见舅舅牵着尔羊走过来,舅舅说:“今天老师说要鼓励一下尔羊,一下吃了两碗饭。”我的小胖妞啊,妈妈真快发愁了。她自己也知道,有时换衣服的时候,我一拍她胖胖的小屁股,她就学我的口气说:“哎呀我的小胖妞,哎呀我的小肉肉。”

东西被抢走

接连几天,尔羊刚捡到的心爱的东西总是被睿睿抢走,小球球小片片啥的,尔羊上去抢,总被大人拉开而抢不回,每每劝说半天,睿睿又扔到远远的草丛里,找好久才能找到,这过程中尔羊就一直不停地哭,哭得声音很大,我也很无奈。她依然认定睿睿是她的好朋友。小孩子的世界还是尽量不去干预吧。

买衣服

从幼儿园回来,带尔羊去五彩城,吃了个蓝莓味儿的哈根达斯冰激凌,给弟弟也带了个蓝莓味儿的。又去逛GAP,秋装上市,尔羊看裤子,指着:“这个条纹的很好看,这个蓝色花花的也很好看。”于是,买了这两条裤子回来。

白鹅奔月

尔羊这几天每天睡觉前只让看一本卡梅拉系列的《我要救出贝里奥》,周而复始,乐此不疲。今天念到贝里奥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是好朋友,那一定是我死了。”尔羊郑重地说:“妈妈,我们不要死好不好?爸爸我们三个一起去买那个葫芦,这样我们就不会死了。”我一听有典故啊,怕理解错了,问:“哪个故事里说的这个事儿?”“白鹅奔月啊!”笑死我吧闺女。

哭了

接尔羊放学路上,尔羊说:“妈妈,我今天在幼儿园哭了。”“为什么呢?”“因为老师把我的两件衣服都脱了。”唉,肯定是换背心睡觉的事情。为了中午不换背心睡觉,尔羊上周坚持不让我把背心带幼儿园去,这周主动要求带,却还是为这个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