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紫花地丁

(十一)紫花地丁    紫花地丁,院里草坪上基本都能找到,一号楼二单元前小山坡南侧,二号楼西侧靠近西边外墙处比较密集。

    紫花地丁(学名Viola philippica),别名野堇菜、光瓣堇菜等,堇菜科堇菜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叶片下部呈三角状卵形或狭卵形,上部者呈长圆形、狭卵状披针形或长圆状卵形,花紫色,花谢后,会结出裂成三瓣的蒴果,藏满了淡黄棕色的球形种子。花果期3月至10月。

    中国古代关于紫花地丁的记载基本都是言其药用价值,与黄花地丁(也就是蒲公英)一样,它也有清热解毒的效用。宋薛田《成都书事百韵》诗云:“地丁叶嫩和岚采,天蓼芽新入粉煎。”这里所说的地丁,指的是不是紫花地丁还不好说,但紫花地丁因为药性平恬,也可以采嫩叶来食用,则是没有问题的。

    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在他的小说《古都》一开头就说:“千重子发现老枫树干上的紫花地丁开了花。”矢间芳子创作的儿童绘本《紫花地丁和蚂蚁》,画风细腻温暖,日本人是喜欢紫花地丁的。

   
    
    
 

奥森一天

左右生日,大家去奥森庆祝,淘淘妈专门买了一罐氦气,打了好多彩气球,把场地弄得很有气氛。大家吃各种零食,玩各种游戏,丢手绢、唱歌跳舞、打拳、扔沙包、捡田螺、捞小鱼、打水漂,最后还往天上放飞了好多气球。爸爸爬到很高的树上去救气球让大家都很佩服。

找四点

舞蹈课上,老师新教了二四六八点,让大家扮成小青蛙找各个点去喝水,老师说现在找四点,所有小朋友都朝六点蹦去,尔羊一个人向着四点的方向孤独地蹦着,一点也没犹豫。等到大家都朝她这边围过来,她才羞涩地笑了。

(十)蒲公英

(十)蒲公英  蒲公英,院里所有草坪上都有。

  蒲公英(拉丁学名:Taraxacum mongolicum Hand.-Mazz.),菊科蒲公英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别名黄花地丁、婆婆丁、华花郎等。根圆锥状,表面棕褐色,皱缩,叶边缘有时具波状齿或羽状深裂,基部渐狭成叶柄,叶柄及主脉常带红紫色,花葶上部紫红色,密被蛛丝状白色长柔毛;头状花序,总苞钟状,瘦果暗褐色,长冠毛白色,花果期4~10月。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菜部•蒲公英》集解:“保升曰:蒲公英草生平泽田园中。茎、叶似苦苣,断之有白汁。堪生啖。花如单菊而大。四月、五月采之。”“ 宗奭曰:即今地丁也。四时常有花,花罢飞絮,絮中有子,落处即生。所以庭院间皆有者,因风而来。”

    蒲公英嫩叶可食用,生食、凉拌、拌面粉蒸食皆可。蒲公英亦可入药,有清热消炎解毒之功效,治疗妇人乳腺炎效果尤佳。

    白色的蒲公英绒球,一吹便四散飞去,最为小儿所喜。 

    
    
   

(九)荠菜

(九)荠菜    荠菜,如果物业的园林工人和保洁工们不太敬业的话,草地上和各个有土的角落大概是可以发现的,三号楼和二号楼夹角处健身器材西边一直到西门那片草地上找到的可能性比较大。

    荠菜(学名Capsella bursa-pastoris (Linn.) Medic.),十字花科荠属草本植物,又名护生草、稻根子草、地菜、小鸡草、地米菜、菱闸菜、花紫菜等,北方也叫白花菜、黑心菜,瑶家叫“禾杆菜″,河南、湖北等地区叫荠荠菜,四川人叫“干油菜”,是一种可食用野菜。根作须状分枝,弯曲或部分折断,淡褐色或乳白色;茎生叶羽状分裂,卷缩,质脆易碎,灰绿色或桔黄色;茎纤细,分枝,黄绿色,弯曲或部分折断,近顶端疏生三角形的果实,有细柄,淡黄绿色。气微,味淡。

    《诗经•邶风•谷风》:“谁言荼苦,其甘如荠。”荠菜很早就作为味道“甘美”的菜出现了。北方冬小麦地里荠菜很多,所以古诗词中多有“荠麦弥望”、“荠麦青青”之类语句。荠菜花开花极早,也是春来的标志之一,宋辛弃疾《鹧鸪天》词云:“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现代作家周作人(就是鲁迅他弟弟)的散文《故乡的野菜》,写到荠菜,极有趣味:

    “荠菜是浙东人春天常吃的野菜,乡间不必说,就是城里只要有后园的人家都可以随时采食,妇女小儿各拿一把剪刀一只“苗篮”,蹲在地上搜寻,是一种有趣味的游戏的工作。那时小孩们唱道:“荠莱马兰头,姊姊嫁在后门头。”后来马兰头有乡人拿来进城售卖了,但荠菜还是一种野菜,须得自家去采。关于荠菜向来颇有风雅的传说,不过这似乎以吴地为主。《西湖游览志》云:“三月三日男女皆戴荠菜花。谚云: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华。”顾禄的《清嘉录》上亦说,“荠菜花俗呼野菜花,因谚有三月三蚂蚁上灶山之语,三日人家皆以野菜花置灶陉上,以厌虫蚁。侵晨村童叫卖不绝。或妇女簪髻上以祈清目,俗号眼亮花。”但浙东人却不很理会这些事情,只是挑来做菜或炒年糕吃罢了。”

    荠菜吃法很多,可拌面粉蒸食,可与面条同煮,可与肉、虾之类剁碎做馅儿,包成荠菜馄饨、荠菜饺子和荠菜包子,味道都很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