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滑

几番犹疑,终于做通了尔羊的工作,准备学轮滑了。今天去迪卡侬买装备,付完钱就全副披挂,按照上次旁听时老师的指示,大概教了一下尔羊基本姿势,不料她居然站住了,不用扶的。真是不错。更巧的是,中午舅舅发来照片,弟弟也是今天买了全套轮滑装备!

对句

我说:“春风不度玉门关。”尔羊立马接上:“野花不开庆云端。”后仨字我猜是“飞在青云端”里学来的,只是凭借本能的音律的敏感,知道连着几个平声不太合适了,便竟自改成了仄声。当然,这是我的揣度,即便如我所想,也没什么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