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什么也可以笑一场

    尔羊贴着墙坐在地下,脑袋往后仰,一下一下试探着往墙上磕,很轻,很轻,忽然重一下,磕疼了,哼哼唧唧哭起来。奶奶抱她安抚,扭着身子不乐意,我一伸手,忙扑到我怀里来,就势吃起奶来,咕咚咕咚,大口大口咽,吃过瘾了就慢下来,嘴角渐渐浮起笑容,小手也开始扑打起来了,我伸手一接,尔羊的手拍在我手上,她笑起来,嗤嗤出声,逗得我忍俊不禁,也笑起来,她还笑,我也笑,俩人嗤嗤哈哈大笑了一场,奶奶坐在沙发上初还不理会,看我俩笑得起劲,也跟着笑。这一场笑真是没由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