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冒着大雨跑了几十里路去找妈妈

    又到毕业季,受邀参加师弟师妹们的谢师宴,走之前把了尔羊拉屎,喂饱了,倒好了开水给奶奶备用,六点左右看心情愉快时离开。

    七点半接到爸爸电话,气急败坏的声音:“一起去接你!”掺杂着尔羊大声的号哭。

    约摸八点,人到了。跑出去,雨哗哗啦啦下得正大,打开车门,昏黄的光线下我儿正在奶奶怀里哀哀泣哭,忙接过来,几乎立刻就住了声。本打算就此走了,无奈师弟一力劝邀,遂又冒雨抱尔羊进饭店,老师并一干小青年们全站起来了,想来都是多年未见过婴儿的人。抱尔羊到老师跟前:“让爷爷看看。”老师伸手摸摸尔羊脸蛋儿:“很可爱很可爱,好像像爸爸多点,是吧?”又跟几个叔叔阿姨打了招呼,便匆匆离开了。这次我儿倒争气,一声也没哭,只是沉静张望。

    回家路上,奶奶絮絮述说:“玩到六点二十就开始哭,我又拍又抱,还放小车推,又抱着边走边悠,六点四十哄睡着了,睡到快七点半,刚做好饭还没吃到嘴里,就大哭起来了,咋都哄不好。坐到车上还是哭,哭一阵睁开眼看看窗外面,看一眼接着哭,她爸说别哭了马上就找到你妈妈了,她哭得更厉害了。”

    尔羊躺我怀里静静听着奶奶的话,一手在腰后抓着我衣襟,一手在前抓着我领口,都抓得紧紧的,黑幽幽的眼睛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看,她还从没这样认真凝视过我,大概这次是要认真看清楚了,别再一不小心就跑掉了。雨下得越大,挡风玻璃上的雨刷不停地刷左刷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