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尔羊出门的时候罐罐正和爷爷奶奶在水边看鱼,尔羊拿了块馒头片去喂鱼,自己吃的比喂给鱼的多。跟罐罐排排坐,一人拿一个树枝在水里拨拉,玩一会儿罐罐拿树枝蘸水往尔羊身上洒,尔羊还击,也洒了罐罐几滴水,大人没来得及阻止,然后尔羊貌似生气的样子,就跑去滑滑梯。
梓涵本来在荡秋千,见尔羊过去,就邀请她一起玩秋千,尔羊不干,梓涵赶紧下来跟尔羊一起玩滑梯了。玩了几个来回,尔羊又跑了,去草坪里摘蒲公英,梓涵也跟着来,梓涵揪个蒲公英塞进下水道井盖孔里,尔羊一看这个好,也跟着塞,整个草坪上的蒲公英几乎全被她俩揪光了。然后俩人又商量怎么摘榆叶梅树上的青色小果子,我们离得远,没听见说什么,反正是俩人轮流踮着脚尖够,够不着又找树枝够,办法想了很多,还是不行,我看着可怜,帮摘了俩,一人一个。
最后尔羊耍赖皮,非让我抱着出门,我们就走了。临走看见豆豆也出来了,豆豆姥姥在跟金蛋儿姥姥说话,金蛋儿姥姥穿了件漂亮衣服,金蛋儿姥爷抱着金蛋儿在水边看鱼。门口遇见睿睿,睁大眼睛告诉我,大门外面有一条大虫!
尔羊耍赖皮时梓涵也跟着学,尔羊让我抱,梓涵让姥姥抱,尔羊假哭,一会儿一声“啊”,梓涵也跟着“啊”,我很抱歉哪,净起坏作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