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

爸爸下楼放炮,妈妈煮饺子的时候,尔羊还在昏睡,一口气睡到九点多。十点多出发,去姥姥家,跟一大家人一起回蒋庄给老姥爷拜年,火神台逢会,路堵得一塌糊涂,好容易拐弯抹角才杀出重围。老姥爷健硕依然,在三姥爷家吃饭,妈妈烧锅,尔羊跟爸爸和哥哥弟弟摔炮,妈妈和小姨点名熬的白菜汤真是好喝,三姥姥是做饭的好手。大家都发愁小涛舅舅的婚事,因为适婚年龄的女孩儿太少,索价甚昂,眼看不太好办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