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爷爷出红薯

回到黄庄,爷爷正好在地里出红薯,秧蔓薅去,用抓钩往土里一刨,红薯便一堆堆出来了。尔羊还从没见过这个。商量帮爷爷点忙,就拿个萝斗来,把爷爷刨出来的红薯拾进萝斗里,拎到地头,倒进架子车里。俩人合作弄了五六萝斗,爷爷刨完一看,忙说不用了,推个小车过来,两车就把剩下的全推完了。尔羊我们俩的工作效率不及爷爷十分之一。

大概是干了点体力活的缘故,尔羊中午胃口好得很,一口气吃了十几只虾,奶奶煮的鸡块出锅,尔羊又吃了五六块,外加整个鸡肝,吓死妈妈了。四个哥哥姐姐都在,跟尔羊一起吃,很热闹。

下午接着下地,爷爷开始削红薯片。用的是爷爷自制的工具,新磨得很锋利的菜刀钉在木板上,刀刃和木板间留着一条窄窄的缝隙,爷爷戴了手套,抓个大红薯在上面擦擦削过,一片片红薯片就纷纷扬扬落在下面的筐子里。再用小车推到地里去晒,爷爷撒开,我带尔羊和张冰姐姐再把挤在一起的分开摆放,尔羊摆了两片就去捉蝴蝶,还捡了满手的蜗牛壳。爷爷在墙角种了两棵黑高粱,结了乌黑油亮的黑豆大小的果子,极坚硬,让尔羊摘了玩,说可以穿成串戴手腕上,村里很多小孩子都这么戴。

尔羊爬到大爷家三楼,看见地上散放着很多圆圆的小卡片,很喜欢,我说是一帆哥哥的,你可以选几张拿走,但要跟哥哥说一声。尔羊说:“妈妈,你和我一起说可以么?”我摇头:“不,要自己说才好。哥哥肯定会给你的。”尔羊犹豫了一下,把刚挑选好的卡片放下:“那我还是不要了吧。”心里不忍,只好妥协:“好吧,我们一起说。”到底哄着她只开口喊一声哥哥,剩下的话全是我说了。这个孩子绝不是大胆感言的,宁肯不要,也不说那些话。这很难说是有点还是缺点。

前些日姥爷翻整菜地的时候,说想要些粪。于是,爷爷装了一大袋羊粪,一大袋红薯,让给姥姥送去。后备箱里味道很复杂。带上张冰姐姐和翔宇哥哥,送他俩回学校。然后把粪送去了姥爷家。这一天可真满当啊。今天是爸爸妈妈结婚十周年的日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