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的心思

前晚正吃饭,尔羊电话打来,话没说一句,就哭得一塌糊涂,几乎要哭吐了。幸而昨天没开会,赶早返京,雨下得很大,刷刷跑,尔羊看见我的那刻殊出意外,本来躺在床上听奶奶念书,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立马声音就哽住了,唉。奶奶说,尔羊知道我今晚回来,一定要奶奶给她洗头洗澡,怕我嫌她臭。上周她爸去接站,也号称是刷了牙去的,不免反思,我给他们这么大压力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