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腋成裘

   给尔羊洗澡的时候,我照例得不得不地说这说那,洗到腋窝的时候:“洗胳肢窝了,胳肢窝又叫腋窝,有个词叫集腋成裘,就是用狐狸腋窝里的毛毛做成大衣……”我还没说完,奶奶已经义愤填膺了:“谁啊?”——“谁”字咬得极重,那音调分明有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意思。我被吓住了,想了想,干巴巴地说:“皇帝。”“皇帝真是作死啊。”——奶奶当年从推倒牌坊的红卫兵到大队的妇女队长,那觉悟不是白给的。好在尔羊噼里啪啦拍打洗澡水,水花四溅,转移了奶奶的注意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