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仆寺旗草原游

周末,城里太热,带尔羊去太仆寺旗草原,爸爸妈妈小姨奶奶,全家出动。驱车350公里,途经上次去过的张北草原。尔羊表现很好。见了老鹰、地老鼠、羊群、牛群、牛粪堆、蚂蚱、大团白云、大片野花、夕阳、星空。
直接把妈妈的日志挪过来吧:
为躲避城里的燠热,周末驱车又往草原去,这次走得更远些,到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的太仆寺旗,大概来说,锡林郭勒盟相当于地级市,太仆寺旗相当于县。
果然惯见的风景不大能激起热情,这次远不若上次在张北草原天路那样有惊艳之感了,或者还有节气的缘故吧,感觉这次的风景要单调一些,好处便是更开阔了。
当然,也有些特异之处,值得记上几笔。
最先被吸引的是牛粪堆,不知怎么切割成规则的方块,堆成整齐的垛子,像草垛一样,带一点精巧的艺术感。地方开阔空气容易流散之故吧,趋近也无异味。在缺少木柴的草原上,这都是牧人们珍贵的燃料。
老鼠也出奇地多,在别处草原上没见过这么多的鼠洞和随时探头探脑的老鼠,不知该怎么归类,但比以往惯见的黑乎乎的家鼠形容要可爱得多,毛色偏灰,样子也没那么瑟缩,机灵灵的,神情接近松鼠,只没那么大的尾巴。觉得没危险时就跑来跑去,一俟人趋近,飞快钻进洞里不见了。村子里的屋墙上刷的标语有防治鼠疫,看着让人有些惊心。另有标语曰防治布病,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查了一下才知道是牧区常见病,牛羊等牲畜是主要传染源。
与牧人聊天,知他放的百十头牛并非全是自家的,而是全村的,这家三头那家两头,每家出一个人,轮流排班放牛,每头牛排一天。觉得这真是个好办法。牛犊出生养到可以售卖,约需四个月,每头牛可卖七八千块。牧人说放养不易,草原上设置了诸多禁牧区,就是现在这时候,牛也吃不太饱,冬天准备干草更是辛苦活。不过蓝天白云下的牛群还是很漂亮的。
蚂蚱很多,飞起时动静很大,且有奇异的彩色,捉起一个来看,才知里侧的近于女士衬裙的透明翅膀居然是红色的。
此地名吃为手把肉,因为吃肉时要一手把肉,一手拿刀,切割,故名手把肉,其实就是炖羊肉。点了二斤多吃吃,味道也还不坏,但我到底不是吃肉人,浅尝辄止。又有拌炒米,搞不清是小米、黄米还是什么米炒熟后,拌上酸奶即成,酸溜溜有嚼劲,我和尔羊都爱吃。蔬菜有沙葱,比小葱还要细小,味道却一点不冲,凉拌了吃,比较平淡。
晚间想看星星,顺便追逐了一下落日,太阳将隐未隐时,光线美妙不可方物,连一弯野水都有了点江南水乡的味道。
都说草原上能看的清晰的银河,可是一则太冷,怕冻着尔羊,二则几个人的天文学知识都少得可怜,只会辨识一个北斗七星,所以匆匆了事。
所住酒店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这时天气确实用不着空调,冬天冷的时候大概也没什么客人过来,我们推想,大概这个酒店只有某几个房间装了空调或暖气吧。
次日早饭后退房,见人准备婚礼,蒙人果然豪放,白酒数十件啤酒近百件,鱼贯运进酒店。这天是旧历六月初三,商丘人肯定不会选这个日子办喜事的。因想起在济州岛时,导游说韩国人喜欢三五七这样的数字,不知跟蒙人有无关系,因为据说元朝时,济州岛是由蒙古人统治的,后来闻名遐迩的济州马也是当地马种与西域马杂交后的产物。
贴几张尔羊照片,以为收束。
1
2
3
4578911未命名1
未命名未命名
alt=”12″ width=”687″ height=”942″ class=”aligncenter size-full wp-image-4301″ />1310

也擦擦

爸爸妈妈都出去吃饭,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尔羊没睡,等着。紧着给她洗好澡,我也快手快脚冲了一下。爸爸正给尔羊念书,我拿块干毛巾擦着头发进来,一看尔羊的头发也湿着,顺手也在她头上擦了几下,尔羊指指爸爸:“给周燕为也擦一擦!”

不跟别人争

看汤姆挨罚这本书,看到汤姆跟别的小朋友争玩具小汽车,尔羊说:“我不跟别人争。”
“嗯,你是个好孩子。”
“妈妈,你也不跟别人争好吗?”尔羊忽然转过身来,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地说。
心里一动。“好,妈妈记住了,我也不跟别人争。”

二十分钟

妈妈着急要工作,尔羊老跟着捣乱,让奶奶带她下楼挖沙子,尔羊不干:“妈妈带尔羊去挖沙子。”“妈妈和尔羊一起去,奶奶在家工作。”
无奈,想糊弄过去:“你换裤子吧,我跟你一起去。”
尔羊猴精,到书桌前拉我:“妈妈站起来。”我漫应着,手里的笔仍未放下,正要说话,尔羊又开口了:“再过二十分钟好不好?”
都忍不住笑了,这丫头,你知道啥叫二十分钟么!

不是不让妈妈抱么

尔羊这两天很讨厌,一出门就让抱,嘴里还不停地假哭,一会儿啊一声,让人很不耐烦。有时刚出门还好,咚咚咚跑起来,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就往我身上爬,我笑:“干啥干啥!”尔羊也笑:“不是‘小鸟自己飞,小兔自己跳,宝宝自己走,不让妈妈抱’么?”这么一大串话,真亏她说得完全!

买水果

晚上觉得尔羊吃多了,带她出去跑跑,顺便去买水果,去的时候商量好了:“去的时候妈妈抱,等买了水果,妈妈得拎着水果,尔羊就自己走好不好?”她答应得很爽快:“好!”到了水果店,先选了半个西瓜,又选了一把香蕉,尔羊看见葡萄,也要吃,选了最小的一串,要十八块多,只剩十一块钱了,商量不通,只好把香蕉退掉,买了葡萄,尔羊看香蕉没了,又不干,哭起来,跑进水果店最里面,在一堆山竹和枇杷前面放声大哭,我觉得很尴尬,尽量压低声音好好跟她解释,理也不理,只好硬把她抱出来。过了红绿灯,不哭了,说自己走吧,又哭起来,使劲往我身上爬,我说水果太重了,她拎起来水果继续往我身上爬,那么重,真亏得她劲儿大,无奈,只好抱了她再拎着水果,一步一挪地挨回家。这点事儿,在力气大操劳惯的妈妈看来,实在算不得什么事吧,我到底还是过得太安逸了。

看郁金香照哈哈镜

本打算去植物园,堵车,调转方向去中山公园,路上尔羊美美地睡了一觉。郁金香节,花开得正好,品种花色都比前几年多了好多倍,真正姹紫嫣红。尔羊照例要凑近花朵,闻一闻:“嗯,真香啊。”游人极多,花园旁更是摩肩接踵。尔羊很喜欢格言亭,跑上跑下,在中心转圈圈,转得要晕倒了还不肯罢休。还喜欢一个小山包,也是跑上跑下,累得守护人腰疼。哈哈镜却不大爱看,看了一半不到就跑出来了,爸爸妈妈真是遗憾,居然哈哈镜都不看!牡丹已过了极盛期,风信子也有些凋败了。还是郁金香最多,哪哪都是,中山公园里又多的是古树,侧柏之类,每每有两三人合抱那么粗,树下开满红红黄黄的鲜艳花朵,风味别具。
回家途中,经过妈妈的学校,带尔羊进去看了看,找李阿姨拿了几本书。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