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哪吒的端午节

    刚一入夏的时候,奶奶就要求一定给尔羊买条五毒的肚兜,用来规避五月里的毒虫邪气,当爹妈的痛下血本,花了七八十块钱,买了一条乡村老妇人手工绣的红色五毒肚兜,记忆中,尔羊的舅舅小时候也有这么一件。五毒者说法不一,大致不外蜈蚣、蝎子、蜘蛛、青蛙、壁虎之类,这件肚兜上绣得尤其抽象,看不明白到底像啥。可尔羊穿起来着实神气,我第一眼便觉得像哪吒。眼见到了端午,上两张拳打脚踢的哪吒照吧。

 

 

 

 

 

 

手上的把戏

    尔羊的裙子穿了没两天,奶奶也泄气了,小家伙手总不肯闲着,躺在小车里,一伸手就把裙子拽起来了,虽然隔着尿布,小姑娘露屁股到底不雅,更主要的是,肚皮也跟着露出来,若着凉就麻烦了,看来裙子还是少穿的好。

  尔羊还很善于玩遮脸的把戏,随手拽一块尿布,或者手绢围嘴之类的布块,一下就盖到眼睛上,然后故作紧张地扑腾几下小腿,嘴里哈哈连声,等大人慌里慌张去拯救她时,她再一下把布块拽开,冲着你狡黠地笑。当然,这把戏也不是每次都能玩成功,有时拽不开就真急了。

终于给尔羊换车了

    终于给尔羊换了一辆宽敞的车,还是好孩子的,昨天上午送来,中午我就给装上了,DIY的感觉也不坏。下午就推着尔羊去了沃尔玛,这是宝贝第二次去了,这次一点也没哭,不管躺在车子里还是抱在怀里,都平静地看来看去。我猜想她是记得这个地方的,因为熟悉,所以安适。她大概也比较喜欢新车,因为躺在里面可以翻身了,更可以采用她最喜欢的不规则睡姿,脑袋斜在一角,脚翘在搭板上,看上去舒服得很。

小神气、小得意和自在王

    每次架着尔羊站在腿上,她总是神气十足,得意洋洋,左右顾盼,掩饰不住的笑模样。我便忍不住念:“你的名字叫小神气,你的名字叫小得意,小得意啊小神气,小神气啊小得意!”

    洗澡的时候,尔羊越来越自在夷由,配合也越来越默契,洗脸便闭眼,洗脖子便扭完左边扭右边,洗胳膊腿的时候便自己唱歌,间或停一停,看着我笑。真是一个自在王。我喜欢她得很。

全世界都知道尔羊哭了

    今天尔羊哭了好几场。上午我去了趟北大,据说一出门她就哭了,哭完睡了一觉,我进门的时候又在哭,声震屋瓦,安抚了半小时兀自抽泣不止,真真心疼煞人。

    下午趁她睡觉去了趟菜市场,刚一进院门,就看见梓涵姥姥冲我挥手:“快点吧,醒了,哭了!”疾走几步,迎面一个球友也报告:“你儿子哭起来了!”我道谢,还没忘纠正:“我们是闺女!”接到手里,楼下的邻居正好下班路过:“怎么哭这么厉害啊?”

    全世界都知道尔羊哭了。小区里很少有孩子这样哭的,周尔羊啊周尔羊。

写给尔羊的诗

    把尔羊的照片给一个朋友看,她写给尔羊一首诗:

襁褓

 

一汪暖暖的湖水漾荡

金色丝绸掠过周身

温润悄然滑入毛孔

颊上绽开两簇绯红

 

悠悠谣曲

自云端游弋而来

信步款款

 

困倦或是饥饿隆起的两座小丘

渐渐舒展成平原

明亮的两扇小窗

渐翕渐掩

挂着红帘的两扇门扉

渐翕渐掩

 

两簇绯红

绽放了满屋烂漫

 

一汪暖暖的湖水漾荡

漾荡着千尺深的温存

——最初的世界的缩影

指引着懵懂的环顾

收到阳光的邀请

踏上崭新旅途

就从这里起程

你的名字像唱歌

    对付小娃儿,当爹的因为不是时刻厮守,似乎更多一些耐心,尔羊也很喜欢看见爸爸,因为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絮絮叨叨,音色温婉柔媚,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

    今天早上也不例外,尔羊早早醒来,不哭不闹,只是双手抓着我领口,双脚蹬着我肚皮,猴子爬山一样攀援不休。实在没办法在这种情形下继续睡,便把她转移到床中间,使她面向早已精神炯炯的爸爸。絮语于是开始了:“周尔羊,周尔羊,周尔羊,周尔羊,你的名字真好听,你的名字像唱歌。”

    好吧,这是一句很动听的话。

讲给尔羊的“一二三四五”故事

    尔羊甫一问世,与她独处时我便喜欢跟她说些没头没脑的话,渐渐形成了一个“一二三四五”故事模式。故事总是以“从前,有一个小孩儿”开始,最初的时候很简单:

    从前,有一个小孩儿,他有一只猫、两条狗、三匹马、四头猪,还有五只老母鸡。

    从前,有一个小孩儿,他有一个苹果,两个梨,三个桃子,四个香蕉,还有五个大西瓜。

    从前,有一个小孩儿,他有一朵玫瑰花,两朵白玉兰,三朵紫丁香,四朵天目琼花,还有五朵海棠花。

    从前,有一个小孩儿,她有一栋楼房,两间平房,三间土房,四间茅草房,还有五间小木屋。

    如此等等。后来渐渐复杂,成了这个样子:

    从前,有一个小孩儿,她回了一趟老家,赶了两次集,买了三斤葡萄,分给四个人吃,每人吃了五串。

    从前,有一个小孩儿,她睡了一夜,盖了两层小被单,醒了三次,尿了四泡,一睡睡到五点。

    我打算就这样慢慢编造下去,这真是一个不坏的故事模式。

尔羊的瑜伽功

    尔羊喜欢站着,怕腿骨没长硬实,一直不敢让她久站,不料这妞自己发明了一套瑜伽功,以躺着的姿势达成站立的效果。这姿势,照奶奶的说法就是“四个蹄子朝天”,上肢抬起不算本事,尔羊有能耐把俩小腿伸得笔直,再抬起数厘米,每次保持差不多半分钟,放下立刻再抬起,如是可玩多半小时。我试着跟她学,一分钟没撑,腿酸得颓然放下。想来出色的瑜伽师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