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今天打了两针

    六月龄的孩子得注射两种疫苗,一针乙肝,一针流脑。可怜今天尔羊打完了左胳膊打右胳膊,哭得惨绝人寰啊,发出了从没发出过的尖利的叫声,打完之后,让她坐我腿上,跟奶奶俩人拿棉签一人摁一个胳膊,尔羊手脚乱舞,涕泗横流。丢了棉签方把她抱怀里,我儿终于腾出手来,紧搂着我脖子放声大哭,这哭声才从恼痛变成委屈。买了个风车安慰她,她也不看。爸爸因为公司有事,早早走了,只好和奶奶轮流把尔羊抱回家。走着走着尔羊睡着了,齁沉齁沉的。回到家一放下就醒来,我因换衣服一时没抱她,她又放声大哭,斜躺在沙发上,眼泪从一只眼睛流到另一只眼睛里。

松鼠的故事

    从前,有两只松鼠,分别住在两株相邻的大树上。这两棵树年纪很大了,比最老的老人年纪还要大得多,两棵树都长得很高很高,高过了天上的云朵。两只松鼠的家安在大树顶端的粗树枝上,刚好比云层高出那么一点点。松鼠们爱热闹的时候,就顺着大树往下爬一段,去看看云朵下面的人世,想清静呢,就躲在云朵上面,听听天堂里飘出的音乐声。

    住在左边那棵大树上的松鼠叫左左,住在右边那棵大树上的松鼠叫右右。左左和右右是好朋友,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左左的家用葡萄树叶装饰成青葱的颜色,右右的家则是用萱草花装饰成了灿黄的颜色,两只松鼠的家都温暖明亮,都是尔羊喜欢的色调。左左和右右还用紫藤萝拧成索桥,把两棵大树连接起来,这样,他们来往起来就方便多了。

    大树下有个清澈的池塘,左左和右右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跳水,从大树上跳进池塘里。左左最擅长的动作的是309C,反身翻腾四周半,抱尾巴;右右擅长的动作则是509C,转体翻腾四周半,抱尾巴。其实他们俩都能翻更多圈的,只是两人都怕晕,不想翻太多,所以难度系数只比人类稍稍高那么一点。

    有一天,松鼠正跳水的时候,尔羊哭起来了,于是,妈妈只好摁了暂停键,让松鼠们停在半空中,去抱尔羊了。

尔羊充实的一天

    今天天气好,带尔羊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尔羊学会了从小车的天窗往上看妈妈,一会儿看一下,笑一笑,过一会儿又看一下,再笑笑。尔羊看到了湖里的游船,还在白杨树林里美美地睡了个阴凉觉。

    从公园出来,到大清花饺子馆吃了个饭。尔羊这次可不像小时候那么哭了,很兴奋地把桌布抓起来老高,若不是拿得快,碗碟只怕要被她打碎了。翻了一遍菜单也没找到尔羊能吃的东西,饭店里却正好每桌赠送了一盘豆腐脑,尔羊跟奶奶分着吃,吃得一点也不剩。这是家带着老北京风格的餐馆,装饰古色古香,抱了尔羊看各种形状的宫灯、屏风、喜鹊牡丹的富贵平安图,还有康熙皇帝和不知哪位皇后太后的盛装画像,临走,还摇起尔羊的手跟康熙爷爷再了个见。

    大概太新鲜了,尔羊激动得没怎么睡觉,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哄睡,本打算五点带她去羽毛球馆的,只好作罢。今天是尔羊充实的一天。附照片,衣服是侯辞阿姨送的:)

头上长蘑菇的小孩儿

    从前,有个小孩儿,头上长满了蘑菇,各种各样的蘑菇。她一眨巴眼睛,脑袋上就掉下来金针菇;一唱歌,脑袋上就掉下来松茸;一喝牛奶,脑袋上就掉下来鸡枞菌;一笑,脑袋上就掉下来香菇;一喊妈妈,脑袋上就掉下来牛肝菌;一蹦跳,脑袋上就掉下来杏鲍菇……有一次,她唱着歌又蹦又跳地从外面回来,眨巴着眼睛笑着喊:“妈妈!我要喝牛奶!”松茸啊,杏鲍菇啊,金针菇啊,牛肝菌啊,鸡枞菌啊,哗啦啦啦全从她脑袋上掉下来了,妈妈就一个个拣起来,给小孩儿炒了一盘蘑菇大杂烩吃。

尔羊半岁

    15号尔羊整半岁,拖到今天才得空敲几个字。

    半岁的尔羊体重一度达到16斤,这两天又徘徊在15斤7两左右,身高大概也就66、67厘米的样子。

    比起前些时候,这个月尔羊最大的变化是乖了很多。上午奶奶推下楼,不再一个小时就哭着找妈妈了,晚上我洗澡她也耐心等待,不再号哭了。刚睡醒的时候尤其高兴,见谁都笑,不逗她也笑。

    勉强可以坐住,有得扶靠已经坐得很好了,独坐还有困难,会控制不住往左右倾斜,更常见的是往前趴,为了抓个什么东西,一下就从坐姿便成俯卧了。觉得脊柱发育尚不完全,晚点坐也好。

    翻身更加麻利,放在床中间,5秒钟之内,她连环翻三次,就翻到床沿了。有爬行趋势,不再越爬越往后,而是结合着翻身扭屁股等各种动作,不断调整方向角度,基本能够顺利到达想去的地方,自然,有时想往左前去抓摇铃,不幸翻到了右前方,也就将错就错,把布球抓在手里玩了。

    什么都吃。没有尔羊不敢吃的东西,不管什么东西抓到手上,都假模假式地研究一下,不出三秒钟,便塞进嘴里了。在外面玩,阿姨奶奶们有时伸手试试看她让不让抱,她上去就抓人手指,对方高兴:“啊,尔羊让我抱呢。”我暗笑,别得意太早,果然,尔羊抓住手指已经开始往嘴里送了。别的孩子多少能抓个玩具玩一会儿,尔羊从来就是啃不停,她该有多饿啊。

    饭吃得仍不好,每次一点点,因为接连出现消化不良和轻微腹泻,也不太敢给她乱吃了,好在晚上啃喝点奶粉了,虽然仍是五六十毫升。听到别的孩子一顿可以吃180毫升奶的时候,真心地羡慕嫉妒恨哪。

    白天睡觉开始没规律,下午很少睡两个小时以上的大觉了,每天最长一觉也就俩小时,再零星睡几个小觉,每次半小时到35分钟,准得很,我开玩笑说可以当闹钟用了,尔羊一睡就熬上粥,醒来刚刚好。晚上哄睡觉也很艰难,八点半就躺在床上睡,有时要折腾到十点才睡着,她不停地吃完翻身翻完吃,你觉得她眼神迷离了,她忽然精神炯炯地冲你张着大嘴笑。晚上仍然要醒好几次,且睡得极轻,我上个厕所回来发现被她占据了铺位,稍稍挪动她一点,肯定就弄醒她了,非得再吃一顿才能入睡。可怜我终日萎靡。

    不爱学习,给她看画书根本不理,要么就抢夺,抓在手里就吃,没别的事儿。原来爱看的图片倒还喜欢看,只是耐心明显没原来好,看一半就扭头玩别的去了。

    不爱躺在推车上,喜欢让抱着到处走,停在一处时间稍长便发急大叫,尤其不让停在人群聚集处。

    耳朵尖得很,一有响动,脑袋嗖地一下就扭过去看了。

    原来不喜欢看镜子,这个月开始喜欢了,抱她在镜子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笑,扭头看看我,再看看镜子里的两个人,接着笑。   

    开始有些心智生长的迹象,那天我抱着淘淘,淘淘家阿姨抱着她,淘淘被这个那个抱惯了,乐呵呵地抓我眼镜,尔羊可不干了,使劲在淘淘家阿姨怀里挣扎,身子向我倾斜,眼看要哭,忙换过来抱了。下月回老家,她大概要哭几场了。

尔羊从沙发上摔下来了

 

中午时候,尔羊睡着了,顺手把她放在了沙发上,便去厨房准备午饭了。奶奶也跟进厨房来。通常尔羊这一觉是要睡半小时的。不到两分钟,尔羊乍然一声嚎哭,奶奶忙跑出去,我还没在意,以为是做噩梦了,她好几次都因梦大哭了,洗了把手才出去看。一眼看见尔羊躺在地板上大哭,奶奶正在一边要抱,急火攻心,啊地大喊一声,抢去把我儿抱在怀里,泪已忍不住扑簌而下了,人世的诸多情感真是经不起考验。稍一安抚她便止了哭泣,当是没摔太疼,死力忍泪,查验她脑袋,只有一侧微红,没摔出包,且已张开大嘴朝我笑个不停了,看样子应该没摔傻。这半天一直后怕,心里一时温热一时凉冷,亦有诸种决绝,倘此儿稍有闪失,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