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的新生活开始了

尔羊似乎不大记得这个家了,看见什么都新奇,我用熟悉的东西一点点地让她接受这里,从照片里找小姨,读旧绘本指认沙发电视和餐桌,她很快就安适了。

小姨给封一个大红包做压岁钱,爷爷去火车站没接到我们,又拿着专门买给尔羊的灯笼折返来,一个电灯笼一个纸灯笼,还给尔羊压岁钱。我在考虑要不要给尔羊开个帐户了。

小朋友们送尔羊的小推车也到了,爸爸组装好,尔羊推着走了几步,高兴得笑出了声。小车上附带的小玩具,我只一次示范,尔羊就玩得溜溜转了。

中午带尔羊出去吃饭,尔羊很喜欢吃烧饼中间软绵绵的芯,吃了多半个呢。太阳很好,很暖和,简直可以穿春装了。正架着尔羊走来走去,一只小白狗凑上来围着尔羊转,还想舔尔羊的手,我有点担心,挥手把它赶开,尔羊却喜欢得很,一直跟着小狗走了好远,看不见了才罢休。

尔羊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啊,对,妈妈还给尔羊一小块甘蔗吃,尔羊吃不动。

尔羊坐火车

昨晚打车去火车站,尔羊第一次坐出租车,一直盯着司机看,很不理解为何不是爸爸坐在驾驶座上,疑惑着疑惑着就睡着了。

进候车室尔羊醒了,静默凝视许久,四周全是乱糟糟的人群。心生哀感,我的小小的孩子,这就是你要生活的人间,妈妈无力让它变得更好。尔羊的干净与幼弱让人越觉这世界的种种不堪。好在尔羊渐渐回过神来,开始快乐地指认大钟表和巨幅的荷花,才稍稍缓解我的戾气。尔羊是救拯者。

进了车厢尔羊越觉新奇,看见爸爸爬上对面的中铺更是兴奋地大叫,拱来拱去摁不住,脑袋撞得咚咚响。一直折腾到十二点多才睡。

羽毛球队的叔叔阿姨为尔羊送行

今天晚上,湾里羽毛球队的叔叔阿姨又给尔羊送行。F2叔叔做东,他们一家外,还有小猪阿姨一家,寒月阿姨和原子哥哥,晚上叔叔和天天哥哥,猎人叔叔,南方叔叔,淘淘哥哥一家,教授叔叔一家,喜马拉雅叔叔和千蕙姐姐,好大一桌人。尔羊吃的饱饱的去的,到那玩了一会儿筷子,跟淘淘哥哥嗯嗯哪哪对了会儿话,又一起下地走了一圈,然后就让奶奶抱回家了。临走兴高采烈地跟大家挥手再见,大家都说留下了个好印象呢。


伤离别

今天把行李打包托运了。尔羊眼巴巴地看着把她的玩具和书都装了箱,并没什么特别反应,我却伤感起来。人世苦短,为了一些虚飘的物什而轻易聚散或许并不明智。用接下来的四个月做个实验吧,惯于因循的人也该到决绝一些的时候了。只希望这些周折能让尔羊更丰富、更广博才好。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觉深爱这孩子。

今天的流水

尔羊今天打一周岁疫苗兼体检,人多、热、医生态度粗暴,体检未毕尔羊已放声大哭,哭得干呕,紧接着又一针,尔羊一个人比满屋子孩子加起来哭得声还大,急得她娘我浑身都是汗啊。

拒绝了所谓免费的血常规检查,医生不解,为此费了不少口舌。体检得体重19斤,身高74厘米,让人满意。

中午抱尔羊晒太阳,她喜欢滑滑梯,纵是静电啪啪响也义无反顾。

追逐一只大黑猫,从假山追到草坪,黑猫一闪钻进灌木丛了,尔羊以为进了地下室,执意去找,下到台阶转弯处,看下面黑黝黝的,才肯回头。

路上有摊狗屎,尔羊很好奇,试探着想近前,我说那是小狗拉的臭臭,很臭,也很脏,不能摸。尔羊半信半疑,虽走开了,还是频频回首,再三反顾,殊为恋恋也。

草坪捡两根棍,我拿一根敲另一根,一敲蹦起来,尔羊噗嗤一声从嗓子眼笑出来。

小朋友们来给尔羊送行

昨天下午家里热闹极了,小朋友们知道尔羊快要回老家了,都来给尔羊送行,果果、淘淘、睿睿、罐罐、豆豆、媛媛、金蛋儿都来了,妈妈们也请假早退全部出席,这让我很不安,从一开始淘淘妈妈告诉我这件事,就一直手心直冒汗,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么大的阵势,真是当不起呢。小朋友们还一起送给尔羊一个小推车,直接快递回老家了。仓促之间很难选择合适的礼物送给小朋友们,我只好跑到中关村图书大厦买了几本绘本,不料尔羊一眼看中了其中一本,于是乎,只好把尔羊原来的书换了一本送给小朋友。
为了迎接大家的到来,爸爸中午就下班回家来了。把桌子挪到墙根,沙发也挪开,垫子撤掉,地上拖了四遍,水果洗干净装盘,哎呀呀,忙得很充实啊,尔羊目不转睛看着家里乾坤大挪移,大约也感到很新奇。
家里到底太小,八个孩子加上大人,差不多二十个人济济一堂,还真是拥挤热闹。孩子们状态不一,这个笑那个闹,能拍张合影真不容易。但大致来讲,都表现得还不错。人情疏离的都市里,孤独的孩子们能有机会这样亲密地聚合在一起,真是难得,希望他们长大后也能互相扶持彼此亲近,才不枉妈妈们这一番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