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懂得越来越多了

奶奶指着小姨的衣服问尔羊这是谁的衣服,尔羊不会说姨,原地转一圈,看到了床头柜上摆放的小姨的照片,高兴地指着嗯嗯。
尔羊指着奶奶脸嗯嗯不休,奶奶不明究竟,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擦了又擦,我一看尔羊手里正摆弄奶奶的眼镜盒玩,笑:“大概是说你没戴眼镜吧。”奶奶恍然大悟。
早上起来抱尔羊尿尿,进卫生间尔羊就指尿盆,尿完又指卷纸让擦屁股。

有地板处有周矢

尔羊近日大便很让人伤脑筋,每每便意来袭,就有些张皇失措,围着我打转,转得飞快,兼哼哼不止。一开始我还一头雾水,好好的怎么突然转起圈来了,直到臭味扑鼻,才忙不迭抱去卫生间。然后有了经验,一见莫名其妙转圈就赶紧抱了跑。可尔羊坚决不肯让把,一把就拼命挣扎,打挺能把身子挺得跟地面平行,还哇哇大哭,每次都折腾得大家全都一身汗。连日天热,在家没给尔羊穿纸尿裤,不把的话,尔羊就边跑边拉,拉得地板上哪哪都是,收拾之余,只好玩笑,旧称有井水处有柳词,如今可谓有地板处有周矢了。

尔羊看运动会

今天学校里举办田径运动会,天气不好,冷得很,风又大,直到九点才带着尔羊出门,精彩的开幕式已经错过了,只看了三级跳远、百米赛跑和标枪比赛。不过尔羊对看台上的气球彩旗和草坪上用来分隔空间的胶带更感兴趣,一时指着看台嗯嗯叫,一时起劲地撕扯地上的胶条。遇见学生一拨拨,看见尔羊都欢欣鼓舞,围拢来逗弄,尔羊却不乐意,谁也不让摸呢。


搬板砖拎袋子

昨天尔羊一觉睡到近五点,看着外面还有点夕阳余晖,便还是带她去了学校老区,本想看打排球的,不料熟识的同事都到新区练习去了,只好仍去小操场上玩,尔羊看到半块板砖,搬起来就走,追好几步才追上她,这丫头还挺有劲儿。把板砖给她扔远了,她只好拎起了装衣服的袋子,这个就随她去了。

姥爷很会逗尔羊开心

姥爷真是爱孩子,每次都把尔羊逗得呱呱笑,办法不外是全情投入,动作和声调滑稽夸张,小儿自然乐开怀。话虽如此,相比之下,我辈总有些痴痴木木,不大能放开似的,也许真得到了一定年纪,才能做到从心所欲不逾矩吧。
姥爷也很能发现孩子的优点,舅妈和弟弟在睡觉,卧室门关着,尔羊很想进去看看,我不让,姥爷不忍,抱了尔羊悄悄推门进去看了一下。出来说:“这孩子真规矩,进去看见弟弟在睡觉,一声也不吭,就让出来了。”
姥姥姥爷还说:“尔羊比爸爸妈妈都长得俊。”我笑:“这是好事儿啊,”

尔羊十四个月

尔羊满十四个月。
体重肯定到了二十斤,穿衣服称差不多二十一斤。
走得很稳了,上下低台阶很自如。
会说一点话,爸爸妈妈哥哥叫得很清楚,奶奶姥姥有点含糊。听得懂的话就多得很了,按照指令可以完成许多任务。
夜里醒的次数少了点,超过四次的很有限,多数时候都是三四次,妈妈表示很满足。
母乳供应充足,所以仍不吃奶粉,此外吃食上几乎百无禁忌了,鲈鱼草鱼牛肉羊肝蒸菜炒菜凉拌菜,啥都吃啊,饿的时候一点也不用费劲,一小碗粥稀哩呼噜就喝光了。牙虽还只有八颗,却喜欢吃硬东西,烧饼瓤不爱吃了,爱吃带芝麻的烧饼盖。最多是吃不动的嚼嚼吐出来就完了。对水果口味很挑剔,最近喜欢吃时令的草莓和菠萝,不大吃芒果,香蕉和苹果都得很好吃的才肯吃,我开玩笑说吃水果跟着尔羊走准没错,她只要愿意吃的肯定是好吃的。
脾性渐渐显露,虽未怎么训斥过她,她大约也知道哪些是错事,比如在用蜡笔在沙发上画脏了,过意不去似的,见我拿湿毛巾来擦,便指着这片那片让全擦去,奶奶一说是你画的吧,她便呜呜几声,很伤心的样子。这闺女日后大约不大能吵,只能耐着性子慢慢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