鳗!

我准备晚上的讲座,尔羊跟奶奶一起看书,两人争执起来了,奶奶说:“这个是泥鳅。”尔羊不同意:“鳗,鳗。”奶奶不解:“啥慢慢啊,这是泥鳅。”尔羊坚持:“鳗,鳗。”我忍不住插嘴:“海鳗。”

尔羊找积木很在行

新给尔羊买的大桶积木有一百个木块,正方形长方形圆柱形半圆形三角形扇形梯形星形都有,尔羊玩了一个月,已经十分熟稔。我们俩合作按照桶上的图样搭积木,我指着图样让尔羊找:“找一个蓝色带点点的圆柱形,再找一个橙色带小怪物的正方形,再找一朵白云。”尔羊几乎都能第一时间抓起来递给我,偶尔迟疑,也很快就找到了,不夸张地说,有差不多一半时候,她确实比我先找到的。我们俩合作愉快,很快就搭建好一个城堡或别的什么了。尔羊搭积木还不太行,一是方向把控不好,二是力度也把控不好,很容易碰倒,大概还得过些时候才会自己搭吧。或者给她买一套大颗粒的乐高比较合适。积木桶的盖子上有各种形状的镂空洞,尔羊现在已经十分熟练地让积木各就各位塞进去了,方形从方洞进,圆形从圆洞进,我担心她太规矩,时时鼓励她试试把圆形的从方洞进,不多久也就放心了,遇见哪个洞塞着都不容易进的,尔羊一把掀开盖子,直接扔进去了事。

爬山下湖

今天去新区漫游,没风,太阳很好,晒得暖烘烘,揪了几根毛毛草,跟普通的狗尾巴草有点不同,杆高且硬,尔羊一个个插进水泥路面破损的洞洞里。又玩了会儿小汽车,忽然兴起,推尔羊去爬北边的小山,当日运输大队设置的高低起伏的地形,推着尔羊上上下下,很有些山重水复的意思。到了一定高度,车是推不上去了,便舍车抱尔羊拾级而上,一口气爬几十级台阶,到了山顶。尔羊极目远望,表情有点迷茫。问她好不好,犹豫了一下,勉强答:“好。”下山的时候一溜小跑,尔羊大概觉得比较刺激,才笑了出来。
再回到草坪上,尔羊不肯安生了,搂着我脖子往我身上爬:“爬山,爬山。”我说累坏了走不动了都不管用,她只是一味耍赖。只好换个办法:“我们去游湖好不好?昨天看了春明湖,现在我们去看秋韵湖好不好?”尔羊点头。便推她去湖边,正好湖水抽干了,有人正在掘藕,便带尔羊近前去看,三个年轻人,掘着玩呢,架势也不在行,藕也不多,掘好久才掘出三四节,个头亦不大,看上去却好吃得很,总是自然生长的缘故吧。尔羊看得很有趣。有心买他们一节,到底没好意思开口。

谁的妈妈是谁

抱尔羊躺床上准备午睡,跟她开玩笑:"你妈妈呢?"尔羊笑眯眯指指我。"那我的妈妈呢?妈妈的妈妈是谁啊?""姥姥。"我愣了一下,接着问:"爸爸的妈妈是谁啊?"尔羊笑:"姥爷。"我唬她:"瞎说。爸爸的妈妈是奶奶。那,弟弟的妈妈是谁你知道么?"尔羊毫不犹豫:"舅妈!"她还真是会啊。告诉奶奶这事,奶奶赶紧跑过来,把所有问题重新问了一遍。

今天的漫游

上午照例带尔羊在校园里漫游。今天主要是戳蜗牛,夏天雨水丰沛时积存下来的蜗牛爬满了柏树的树干,尔羊拿个小棍,一戳戳掉一个,一戳戳掉一个。然后摘楝豆,把低处的楝豆摘了三串给尔羊,高的蹦起来也够不着了,尔羊说:"爸爸摘!"爸爸真是无所不能啊。又捡了一个法国梧桐的球,尔羊一看那么大,乐了。买一包条状面包回来,尔羊一路吃着,上一口下一口左一口右一口,生生把面包啃成了锯齿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