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大概一个多月前开始和尔羊玩捉迷藏的游戏,藏起来让她找,她还不大能找到,每次都很迷茫,没玩几次就上瘾了,现在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无论藏在什么地方,她都能飞快地找到,门后、桌子下、小推车旁边、沙发角落、窗帘背后,尔羊都是一找一个准。她找到了,也不抓人,只是站在一边笑,笑到你自己站出来。她还不大会自己藏,总是直愣愣地站在床边,看大人说着“尔羊在哪呢?”走来走去找她,便得意地放声大笑。她找人的时候劲儿可大了,咚咚咚地跑进跑出,像是有用不尽的蛮力。

尔羊的脾性

尔羊大体表现出了温和平恬的性情,通常是笑眯眯地,道理基本讲得通,当然,不太跟她别劲是必要的,比如问:“我们出去晒太阳好不好?”“不好。”“那我们在家里搭积木好不好?”“不好。”“那我们吃完咪咪出去晒太阳好不好?”尔羊高兴地笑出声来:“好!”
有时也闹别扭,没理解她的意思或者做了什么她不喜欢的事情时,比如奶奶故意逗她:“让妈妈上班去吧。”尔羊一下子就不高兴了,撅起嘴一口气跑到阳台或厨房最角落的地方生气,一般都得和颜悦色跟她说好大一会儿才很缓和,有时沉住气不理她,她自己无聊了,也偷偷地往大人这边看,看为啥还不来叫她。有一次我就是悄悄走到阳台边,她没听到,正踮着脚往客厅张望呢,一下子看见我,不好意思地噗哧笑了。

尔羊的名字

着急的时候就大喊:"周小臭,你又画沙发上了!"高兴的时候也喊:"周小屁,过来妈妈亲亲。"久了,尔羊知道自己有很多名字,问她叫什么,她就逐一数来:周小臭、周小屁、周小笨、周小妞、周小宝、周小胖、周小瘦、周小羊、周小猪(顺着这个思路,她还自己发挥了几个名字:周小象、周小马、周小兔…)

奶奶生日

明天是奶奶六十六岁生日,早早教会了尔羊说奶奶生日快乐,因为今天周日,就提前一天给奶奶庆祝。全家人都来了,爷爷、大爷大娘,姑姑姑父、哥哥姐姐。尔羊这次很乖,看见那么多人也没哭,还拿着葡萄干给大家吃。中午在饭店吃饭,尔羊吃了虾、云豆糕、葫芦丝、扣肉、木耳和杏鲍菇。大家唱生日歌,尔羊呆呆听着。分蛋糕吃,尔羊也跟着吃了不少。最后拍完合影聊天时,尔羊开始给大家背诗,背完一首主动说:再背一首。如是者三,大家听得都鼓掌,尔羊背得真好啊。

啥意思

柴门闻犬吠,犬什么意思啊?
就是小狗狗。
两岸猿声啼不住,猿什么意思啊?
就是小猴子。
蓬头稚子学垂纶,稚子什么意思啊?
就是小宝宝。
蓬头什么意思啊?
就是小宝宝。
垂纶什么意思啊?
就是小宝宝。–头上戴个大袜袜!
最后一句说的是书上画的古衣冠的书生。

掉头发

尔羊这几天脱发很厉害,洗澡时水盆上浮着一层,晚上睡觉,枕的小棉被和床单上也粘了很多,都是些细碎的绒发,捏也捏不起来,拿胶条粘,尔羊很感兴趣,逐一指点:“这里有个头发!——这里有个头发!”
我猜,尔羊大概要长好头发了。这近两年里,尔羊的头发都很稀疏,颜色也偏黄。用这样的方式褪掉,换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来,嘿嘿,怪好。

“我们一起散散步”

上午开会,没带尔羊出门,下午补上了,三四点钟的时候,西边的操场已经没什么太阳了,玩一会儿转战南边的塑胶操场,又干净又灿烂,尔羊撒欢跑。说好我跑一号跑道,尔羊跑二号,奶奶三号,尔羊很新奇,一口气跑了一百米,不肯规规矩矩被跑道局限了,玩起了沿着白线走的新花样,差点左腿绊倒右腿。又看中了中间草地里的毛毛,折过去揪几把。这样走走停停,很快就绕了一圈,尔羊又兴高采烈地大踏步走起来,边走边朗声道:“我们一起散散步!”说得可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