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奶

久为断奶做了种种设想,总觉得会有一场硬仗要打。眼看设想中两岁的期限越来越近,心里多少有些不安。然而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的:今天凌晨,五点左右,尔羊一个翻身坐起来:“妈妈去拿书。”我迷迷糊糊:“天还黑着呢宝宝,我们睡觉吧,天亮了再看书。”尔羊立刻开哭:“要书。”我把她抱躺下,给她吃咪咪,她扭开脸:“不吃。”然后就再也不吃了。
拧不过她,抱到客厅看书,看没一本她便倦了:“妈妈抱。”我抱了走来走去,给她吃仍是不吃。走累了坐沙发上,她窝在我怀里,一点也没有吃的意思。如是再三,一直到七点多,尔羊才终于又睡了。
中午去北大吃了个饭,又跑去清华看球拍。回到家已经三点多了,尔羊见我进门,照例欢喜迎来,然而没有一点要吃咪咪的意思。大半天不吃,涨得难受,跑去卫生间挤,尔羊跟着进来,看见,转身离开。一起玩的时候,尔羊一度忘情,牵了我手往沙发坐:“吃咪……”话说一半立马觉得不对,没有说完,便松开我手去玩别的玩具了。终于熬得倦了,我说:“妈妈抱抱睡觉好不好?”尔羊伸手让我抱。抱了她走,念笠翁对韵,刚念两段,尔羊就睡着了。
趁她睡觉,奶奶说,我不在家的时候,尔羊忽然说“妈妈臭”。听了难过,亦无话说。

被尔羊使唤得团团转

带尔羊下楼玩一个多小时,被尔羊使唤得团团转,这丫头主意真是大得很:“尔羊要滑滑梯,要从这边上去,妈妈扶着。”“这儿尔羊上不去,妈妈拉。”“要滑大滑梯!”“要坐小汽车。”“要坐海豹。”“还要再滑一次滑梯。”“要荡秋千。”“要下到这里面去。”“要去小亭子。”“尔羊坐这里,妈妈坐这里,奶奶坐那里。”“要玩这个。”“这个像个鼓,尔羊敲这个,妈妈敲那个。那边还有鼓,我们一起去那里敲。”“我要小豆豆,妈妈给尔羊摘,要这一朵。”“我们回家吧。”“电梯,摁7。”“开门了。”“我们家住703,尔羊来思。”——可怜她妈我基本没有发表意见的机会。

春联

远在湖北宜昌的余叔叔给尔羊寄来了春联和家制的粑粑,还有种叫不上来名字的圆饼。春联是余叔叔所拟,倩人书就的,联语云: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科知礼也;羊大美二三鼎祈福禧则能安之。顶头欠上了尔羊的名字,用心良苦。两种荆楚风味的食物,都是以糯米为食材,一蒸一煎,尔羊都爱吃。

尔羊赴宴

邻居请客,带尔羊去赴宴,尔羊表现非常好,一直言笑晏晏,试着吃了几样菜,也跟人打招呼,只是不管如何利诱,也坚决不让人抱。大家看她手里拿着几页诗,便让她念,她也念,声音很小,大家都听不见。后来大家谈笑时,尔羊忽然念了一句“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四座皆惊。(这个事情,在两天后的另一次聚餐里,就演变成了尔羊会背一百五十首诗。)
一个姐姐过生日,抱尔羊去听唱生日歌,看吹蜡烛切蛋糕,尔羊也跟着吃了几小口蛋糕。拿了点蛋糕屑去喂鱼,红色的锦鲤在小池里游啊游,蛋糕一撒进去,群鱼聚集争抢,煞是热闹,尔羊看得有趣,咚咚咚来回跑了无数趟,一次次拿蛋糕来喂鱼。

看月亮

跟邻居一起团了几斤红颜草莓,晚上出去拿,大约是下午有风的缘故,吹散了雾霾,满天星斗,月亦清亮,又不太冷,便回家抱了尔羊下楼,绕小区一圈,看星看月,她固执地认为圆的应该是太阳,月亮该是弯弯的月牙儿才对。入夜还是太静了,尔羊有些不惯,一直说“回家”。教她月亮上有嫦娥阿姨、吴刚叔叔,还有棵桂花树,树下有个小兔子在捣药,她让我说了一遍又一遍,一直说到家里。

豆豆来家玩

下午豆豆妈妈带豆豆来家玩,豆豆比尔羊小十几天,个子比尔羊高了半个头,比较之下,尔羊真是小得可怜。俩娃玩得还不错,跑到这里跑到那里,还跳到床上蹦几蹦,吃饼干吃烧饼,你一口我一口,还都看上了捞鱼的小网,抓着不肯松手,抢得哇哇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