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喊着奔跑

打完球已是黄昏,出校门西行,正对着一轮硕大无朋的夕阳,足有蒲团那么大,颜色且新鲜嫩红,漂亮极了。回家便抱尔羊出来,想让她也看看,却已经落了。院子里有小朋友在玩球,让尔羊去玩,她犹豫着不愿意,忽然就跑起来,嘴里且大声叫喊着:“啊……”边跑边喊,头发飘飘然,真是个快乐的孩子呢。我被感染,也跟着她边跑边喊,她越发起劲儿,一口气跑到大门口,冲着马路还在喊,喊一声回头招呼我一下:“妈妈也喊啊。”我就也喊,两人边喊边笑,真是兴奋。出来太急,没加给尔羊衣服,摸摸手凉,把我外罩给她穿上,拖到脚踝,袖子挽上好几圈才露出手,尔羊觉得很有趣。

捡花瓣

上午去学校,我先是坐在操场中间改作业,改完找尔羊玩,跟另一个小妹妹一起玩,小妹妹都能双脚蹦了,尔羊还是不会,一说让蹦就是交替跺脚。玩一会儿尔羊又嚷着回家,便推了她各处游走,走到许多偏僻的角落,看了很多漂亮的花树,大株紫叶李、紫色白色的玉兰、还有灿黄的连翘,有一株连翘跟另一株貌似贴梗海棠的花长在一起,一红一黄,搭配得甚是热闹,尔羊高兴地招呼:“快来看呀妈妈,红色的花和黄色的花!”旁边几株白玉兰,风一吹落下许多花瓣,尔羊一片片捡起来,捡一把就让我拿着,自己再去捡,我不想她往杂草丛里去,就把手里的花瓣扔几片在她后面的大路上,再喊:“宝儿,这儿还有几片呢,接着捡。”尔羊转身一看,一点也不含糊:“这是谁扔的呀?”她记得清楚这里刚捡干净的。我只好糊弄:“哪有谁扔啊,风吹的刚从树上落下来的!”

春暖花开

教尔羊念一首新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尔羊很爱念。
早饭后去新区逛,紫叶李繁花满树,很是绚烂。保持10公里左右时速,缓缓行进,绕学校一圈,每到无花处,尔羊便着急:“要看花。”
风大,往避风的草丛去,摘各种野花,荠菜花、地丁的紫花、还有叫不上来名字的蓝色小花,各种野草新发的嫩叶被尔羊统一命名为“绿色的花花”。
又去爬小山,榆钱已经长出来了,桃花也含苞待放,站在山顶俯瞰,远近绿柳摇摆,湖水荡漾,颇有些春和景明的意思。这次玩得很高兴,一直到十一点半尔羊才嚷着要回家,看来她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游荡,而不爱人群的嘈杂。

宝宝呀

因为我跟尔羊说话有时会带个“宝宝呀”,尔羊也学会了,这些天经常用:“这个字母是W呀宝宝呀!”——这是跟我说。
“我不要穿这个裤子呀宝宝呀!”——这是跟奶奶说。

你我

尔羊这些天说“你我”,多半时间能用对了:“你别拿,我来。”“我会玩拼图。”“你吃,你吃啊。”
有时候还是不行,尤其是回答问题时:“苹果你要大块还是小块啊?”“你要小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