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困

尔羊连着两夜大哭,都是很困很困了,却坚持不睡,睡的时候便大哭,也不说想怎样,什么建议都不采纳,就只是哭,哭得干呕,手脚乱拨拉,真是让人无可奈何。前夜是奶奶过来抱着在沙发上哄睡了,昨夜是我给读了不知多少首儿歌才睡着。

买水果

晚上觉得尔羊吃多了,带她出去跑跑,顺便去买水果,去的时候商量好了:“去的时候妈妈抱,等买了水果,妈妈得拎着水果,尔羊就自己走好不好?”她答应得很爽快:“好!”到了水果店,先选了半个西瓜,又选了一把香蕉,尔羊看见葡萄,也要吃,选了最小的一串,要十八块多,只剩十一块钱了,商量不通,只好把香蕉退掉,买了葡萄,尔羊看香蕉没了,又不干,哭起来,跑进水果店最里面,在一堆山竹和枇杷前面放声大哭,我觉得很尴尬,尽量压低声音好好跟她解释,理也不理,只好硬把她抱出来。过了红绿灯,不哭了,说自己走吧,又哭起来,使劲往我身上爬,我说水果太重了,她拎起来水果继续往我身上爬,那么重,真亏得她劲儿大,无奈,只好抱了她再拎着水果,一步一挪地挨回家。这点事儿,在力气大操劳惯的妈妈看来,实在算不得什么事吧,我到底还是过得太安逸了。

看郁金香照哈哈镜

本打算去植物园,堵车,调转方向去中山公园,路上尔羊美美地睡了一觉。郁金香节,花开得正好,品种花色都比前几年多了好多倍,真正姹紫嫣红。尔羊照例要凑近花朵,闻一闻:“嗯,真香啊。”游人极多,花园旁更是摩肩接踵。尔羊很喜欢格言亭,跑上跑下,在中心转圈圈,转得要晕倒了还不肯罢休。还喜欢一个小山包,也是跑上跑下,累得守护人腰疼。哈哈镜却不大爱看,看了一半不到就跑出来了,爸爸妈妈真是遗憾,居然哈哈镜都不看!牡丹已过了极盛期,风信子也有些凋败了。还是郁金香最多,哪哪都是,中山公园里又多的是古树,侧柏之类,每每有两三人合抱那么粗,树下开满红红黄黄的鲜艳花朵,风味别具。
回家途中,经过妈妈的学校,带尔羊进去看了看,找李阿姨拿了几本书。
1

2

3

一天出好几次门

今天很冷,只有十几度,尔羊的小棉袄都穿上了,一出门还是流鼻涕。爸爸新买了一个小车座,可以挂在自行车车把上,爸爸妈妈骑车带着尔羊想去河对面的郊野公园,刚骑到桥上就抗不住冷,折返回来了。中午吃完饭又出门,去一个很荒凉的公园,几乎没什么人,尔羊在路上骑起了小摩托车,手脚不协调,只是打转转。又走了几道长木桥,天就落雨了,再次打道回府。回到家又阳光灿烂,爸爸不死心,再次出门,骑车到尔羊去上午没去成的公园,挖野菜够槐花,尔羊尿了裤子,晚上吃了蒸槐花。

拉得哪哪都是

尔羊坐在飘窗上自己玩,好一会儿没声息,我过去一看,我的个娘啊,尔羊正撅着屁股拉臭臭呢,我睡衣上拉了一坨,垫子上一坨,石板上一坨,忙把她揪下来,又拉地板上一坨,吼了两声,又忍不住笑,这可真是小孩儿才干的出的事啊。

自问自答

尔羊翻着书自问自答:“请问尔羊,哪一个是青蛙啊?呶呶呶,就是这个。答对了!请问尔羊,奶牛在哪里啊?就在这里啊。是的,说的很对。请问尔羊,小鸡去哪里了啊?小鸡钻到洞里去了!答对了!”我在里屋听着忍不住笑,她就这么自己嘟哝了半个多小时。

打针

因为一直流鼻涕,拖到今天才去给尔羊打两岁的疫苗,半年多没去了,尔羊的记忆模模糊糊,却本能地知道不妥,抱着上楼时就开始哭了,坐在护士旁边解衣服时已经哭得一塌糊涂,还好护士经验丰富,没等反应就打完了。忙抱出去,把小蝌蚪也带来了,一起到河边去放生,告诉她小蝌蚪要回家找妈妈了。安静了一会儿,接着哭。爸爸抱着满世界找小黄花,“还有哪儿有呢?”我指指前面:“呶呶。”看完这个了,“哪里还有呢?”尔羊指指更前面:“呶呶呶。”这下终于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