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摸

我要上课去时,尔羊虽也恋恋,却也能够顾全大局了,总是让我稍稍陪她再玩一下,接着抱一抱,然后说:“摸摸。”摸一下我的胳膊或手背,才算正式告别了。

尔羊“触电”

一直没让尔羊接触电子产品,动画片都没给她看过,并没十分刻意,她也确实没表现出兴趣来,每每喊“关了电视吧”,前几天偶然让她看了两集《巴巴爸爸》,她异常认真,瞪大眼睛盯着看,自始至终一声不发,连姿势都没改变。好在还算听话,让看三集就只看三集,自己也想不起来要求看,但兴趣还是浓厚的,也许可以让她看点了。

尔羊唱歌

尔羊最近半个月开始喜欢唱歌了,一坐进汽车里就喊“听歌”,自己在家更是不停歇地唱,虽然不免荒腔走板,最爱唱的是我在马路边、小兔子乖乖、我的好妈妈、丢手绢,都能完整把歌词唱下来,只学会了几句的有蜗牛黄鹂鸟、采蘑菇的小姑娘、我们的祖国是花园等等,唱久了还自己更改歌词:“我的不好妈妈,下班不回家,劳动了一天多么不辛苦呀,妈妈妈妈不坐下,妈妈妈妈不坐下,不喝一杯茶,让我不亲亲你吧,让我不亲亲你吧,我的不好妈妈!”一遍遍反复,得意洋洋。真是叛逆期啊。

浇菜剥玉米

带尔羊回爷爷家,下地给菜浇水,我往桶里拉水,尔羊拿个小杯子浇菜,浇萝卜浇洋葱,再跟我一起拎着桶去浇青菜,忙前忙后不停歇。休息时忽然说:“妈妈,我给你包的饺子被风吹走了。”我立刻理解,上次回来,她用树叶包了土说是饺子,给大家吃,后来风把树叶吹走了。突然说出这个话,很有意思。袖子弄湿了,想在村里的内衣厂给她买件保暖内衣换上,她坚决不肯,亦只好由她。
下午坐在爷爷家廊下剥玉米,今年大旱,玉米小得可怜,我剥一圈,剩一条给她剥,胜任愉快,一口气剥几十穗,喊:“妈妈,我手疼了。”这个可怜人的。于是拿粉笔在地上画画写字,想些简单的字写出来问她,大多念得出,粗略估计,也认识二三十个字了。

不拣破球

操场边扔了很多破球,大概是体育学院淘汰的,足球篮球排球都有,很多老人带着孩子在那里挑拣,因想让尔羊跑跑,便也去找了个球过来让她在草坪上踢,尔羊执意不肯:“我不要这样的球。”一时惭愧,是啊,为什么不去给她买个新球呢?这个孩子一直是很有主意的,这次无疑她又对了。

再度返乡

凌晨四点二十出门,开了差不多十四个小时的车,傍晚六点多才到家,爸爸累坏了,尔羊表现优异,除了睡觉就是听歌玩耍,一点没有不耐烦。晚上给姥爷过生日,老姥爷也在,大家一起唱生日歌下长寿面,外面下着小雨,姥爷六十一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