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

近午出门,找小姨一起吃午饭,拉面,尔羊吃了很多牛肉粒。拿了小姨给买的尔羊和妈妈的两件一样的毛衣,就赶去南站坐车了。爸爸送到检票口。这次尔羊比较乖,没有说个不停,傍晚时分,通红的太阳落山时,从徐州转了一次车,晚上七点到家。

晚上

晚上带尔羊去五彩城和王阿姨、张阿姨一起吃饭,尔羊困坏了,一进门就睡着了,只好把她放在椅子上睡,吃到一半才叫醒,好在比较乖,很快就高兴地吃起来了。饭后跟阿姨们告别,去逛书店,妈妈买一本《烟云过眼》,爸爸带尔羊在书架间来回穿梭,尔羊放声大喊:“妈妈!”

所有的都要温习一遍

尔羊此番返京,很有些不管什么都要温习一遍的意思,院子里不必说,大草坪里要跑一跑,找一找栓在樱花树枝上的小玩偶,一号楼前绕着小花坛转圈圈,再到灌木丛前假装打肥皂洗手,游乐场一样也不放过,过锁链桥、滑滑梯、爬绳子、玩小汽车和小花花、连平常不玩的秋千都要求坐上荡一会儿,两个都要坐。运动器材那里也摸个遍。到了史努比乐园,更是啥啥都玩一遍,偏赶上人家维修,很多东西不能玩,尔羊很遗憾。

合作搭积木

周末,小姨来家里,爸爸买了新的乐高积木,大家合作一起搭建,看图的、找积木块的、搭的,忙得热火朝天,中间午饭休整,后半截金蛋儿哥哥和妈妈也来助阵,终于大功告成,是一栋别墅,外面有果树兔笼鸡舍诸物,两个女孩儿各牵一匹马在门口,很动人的生活场景,大家纷纷拍照留念。

象棋

爸爸拿出了一盘象棋,尔羊很感兴趣,教她认几个子,尔羊指着“象”说:“这个是家。”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好几例,我已经很淡定:“这个是象,孩子,不是家。”“我觉得有点象家。”“没错,他俩长得是有点象。”过一会儿车和卒也有点混了,是啊,长得太像了!怪不得叫象棋!

有鼻涕么?

在罐罐家里玩时,俩孩子在外面冻得都有点流鼻涕,我拿了张纸,先给罐罐擦了,又给尔羊擦,尔羊一转脸闪开了,警惕地看着我手里的纸问:“上面有鼻涕么?”我笑:“真的没有,我用那面给罐罐擦的,然后折过来,用这面给你擦的。”尔羊看了一下,才放心让我擦。唉唉。

罐罐家做客

天很冷,带尔羊在院子里玩一会儿,遇见罐罐,一起在仅有的一点太阳地里玩石子和树叶,实在太冷,俩孩子都想流鼻涕的样子,又不舍得分开,就去罐罐家做客了,罐罐妈妈肚子里又有了小宝宝,名字叫翻翻,罐罐很像个小姐姐的样子了,阿姨给尔羊拿出来好多玩具,拼图啊积木啊,不过尔羊还是对小细棍型的饼干更感兴趣,吃了一根又一根。

胖肉肉

带尔羊去五彩城玩,中午吃陕面居,要了排骨、凉皮、羊肉串和烤馒头片,给尔羊羊肉串上瘦肉吃,她嚼啊嚼啊嚼不动,只好吐了,然后换一块给她:“给你块肥的。”这次很容易吃下去了,张着嘴喊:“我还要吃胖肉肉!”我笑得不行了。

跟着去签字

带尔羊去签字,因为叫起来太早,有点困,又吃得有点多,车开得又不稳,不大会儿就吐了,一片狼藉。到了地方精神还好,在有阳光的地方捡树叶和石子,还玩捉迷藏。尔羊照例是跑到一处,背转身去,自己看不到别人,就以为别人也看不到自己了。也玩得不亦乐乎。进楼里之后,尔羊喝水玩纸杯子,在沙发上爬上爬下,看扶梯上人上人下,马上百无聊赖要发飙了,终于完事儿。赶回五彩城吃外婆家,糯米藕、桂花圆子、杭三鲜,尔羊都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