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与野餐

每天放学,金蛋儿哥哥都到麦当劳路口去接妹妹们,然后豆豆、睿睿四个孩子一起回来,走到好适口路口,还是吃吃喝喝,这家的水果那家的海苔,凑在一起吃得很开心,野餐一样。有时候罐罐也会出来接,一般没金蛋儿接那么远。

尔羊的逻辑

边洗澡边跟尔羊闲扯:“你能像袋鼠一样藏在妈妈的口袋里么?”尔羊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能。”我说:“所以,你不是一只袋鼠。”如是一问一答了好几个动物。然后尔羊反过来问我了:“妈妈,你能像猴子一样在树枝上荡秋千么?”我故意逗她:“能啊,抓着个树枝晃晃悠悠,就像猴子荡秋千一样啊。”尔羊一点也不含糊:“所以,你就是一只猴子。”我有点傻,忙辩解:“我跟猴子都会抓着树枝荡秋千,可我跟猴子还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啊,我怎么会是一只猴子呢?你说,我们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啊?”尔羊说:“猴子是蓝色的,妈妈你有各种各样的颜色。”

棉签的故事

洗澡之后,照例拿棉签掏肚脐,尔羊也跟着要一支,把玩着棉签,尔羊开始编故事了:“从前,有一个小棉签,它住在很远很远的高山上,住在山上的大森林里,有一天呢,这个小棉签跑下山去玩,它捡了一堆草,然后它想回家,就一步一步地走上山去,回到了它的很暖和很暖和的小房子里,回到小房子之后呢,吔,家里中怎么没人呢?”

面条水

尔羊从幼儿园回到家,跟奶奶去卫生间洗手,奶奶把水开得很大,哗哗的,尔羊不愿意了:“奶奶,要开面条水。”我一听就笑了,老师真真会教啊,把水开得像面条一样细小,既不浪费水,又不会溅到小朋友们身上,所有目的都达到了,又用这么有趣的话说出来,真是好。

剥扣子

尔羊从幼儿园学来了新的技能:剥扣子。坚持自己脱毛衣,可怜毛衣上有六个扣子,还都很紧。尔羊一个个剥,到底不容易,只好求救:“妈妈,我剥一个你剥一个好不好?”两人合作,她很努力地一只手撕扯扣孔,一只手抠剥扣子,机缘凑泊时,也能解开一两个,便舞动着小胖手欢天喜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