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吟诗

晚上爸爸的同事到附近来吃烤羊腿,带尔羊一起去了,自然我俩先回来,走过小桥的时候,尔羊随口吟诗:“危楼……,大雾起漓江。”这自然是我根据自己的理解敲出来的句子,尔羊还不知道漓江这样的地方,她只是随口念出一些音节而已。我觉得很小的时候念过的那些诗也许真的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她多少会存贮一些实生活中殊少遇见的词句,且对音节的起伏有一定敏感。

从吊床上摔下来了

今天有大学同学自杭州来京跑马拉松,在京诸人王府井小聚。尔羊跟爸爸和奶奶去森林公园玩,淘淘哥哥和金蛋儿哥哥也在那里。新买的吊床派上了用场,可淘淘和尔羊挤在上面,一个不小心,都摔了下来,淘淘脸上擦伤了一大块,尔羊倒没什么外伤。中午爸爸去回龙观买了匹萨,大家聚在淘淘家吃,吃完又玩飞行棋,尔羊玩得很起劲,不愿意回家。爸爸百般劝诱全部管用,最后说:“妈妈要回来了,我们去接妈妈吧。”尔羊二话不说立马站起来往外走了。

踩井盖

下午转悠出门,尔羊要进售楼处的院里玩,虽然快下班,还是带她进去了。几次要求从草坪甚至灌木丛穿过去,说奶奶说的可以走这里,制止了她。长廊旁边有井盖,她非要踩,我看下面下水道只有几十厘米深且没水,就答应了,走到最后一个时,一脚踩空,半跌了进去,长方形井盖翘起,尔羊伤了脸颊和膝盖,所幸都是皮外伤。只能再次强调坚决不要踩井盖。

童话树屋续

清晨七点钟声准时响起,被缓缓唤醒。

早餐很丰富,我爱吃南瓜豆腐,尔羊爱吃烤面包片抹杏酱。吃饱了一起去爬山,淘淘爸选了大元宝山,难度五星,他以为是最容易的,结果相反。上山下山走了两个多小时,淘淘不到半路就耍赖不走了,父子俩开始斗智斗勇,也跟我们逐渐分开行动,一时他们在前,一时我们又到前面去了,不时彼此呼应,尔羊喊:“淘淘!”淘淘回答:“尔羊,尔羊,我在这儿呢!”山上种了很多杏树和梨树,可惜没果子了,山楂刚泛红,还不能吃。马陆却是一步一个两步仨。尔羊捡小石子投向树丛,说:“我喂小树一点食物。”

担心尔羊太累,中间爸爸也抱了一会儿。可基本都是自己走的。千辛万苦到了山顶,淘淘也紧随着上来了,孩子们没什么高瞻远瞩的爱好,只是坐下来喝酸奶吃橘子,尔羊照例要把橘络一点点撕下,边撕边说:“我把它衣服扒干净了它冷不冷?”大家都笑得不行。

下山的路轻松多了,淘淘也不再让抱,尔羊更是牵着爸爸的手唱自己编的儿歌,一遍一遍,终于把字句弄整齐了:“蝉蜕蝉蜕真好布,蝉蜕蝉蜕尿个尿,蝉蜕蝉蜕真漂亮,蝉蜕蝉蜕唱个歌。”真好布是啥谁也不知道。

午饭尔羊爱吃摊鸡蛋,餐厅负责人过来聊天,说这里最好的东西就是豆腐和鸡蛋,豆腐是村里老太太拿山泉水在家手工磨出来的,鸡蛋就是山里农家散养的柴鸡下的蛋。我们俩可真会吃啊。小孩子又是早早吃完,一人拿一根筷子戳土玩,淘淘说自己玩的是星球大战,尔羊说要种下一粒小种子,好吧孩子,希望你将来也能在破坏的时代里承担起一点建设的责任。

回木屋午睡,俩孩子都爱上了把着门让人通过的工作,一路上乐此不疲。尔羊死活不睡,折腾俩小时还是放弃了,悄悄起床,翻露台栏杆出去,顺着木屋区往上走,从桃花古道处绕下来,见人打栗子,要了几颗吃,新鲜的味道,脆嫩。

忽闻暮鼓声,急匆匆赶去看,走到超胜庵门前,看到一个男子站在鼓楼上正敲击大鼓,两下一顿,很有节奏。拿起手机准备录一段时,他敲完下楼了。随即山门掩上,不理会尘世了。只好陪尔羊在梨树下拿小树枝画画。地面扫得很干净,有清楚的扫帚的纹路。这时淘淘醒了,在对面山上的小木屋里一迭声地喊:“尔羊!尔羊!”漫山遍野都是尔羊。尔羊悄悄回答:“我在这里呢。”声音小得只有我能听见。

起兴去爬旁边的小山包,有成佛石和成佛塔的。爸爸畏难,一再阻拦,我和尔羊意志坚定。中间看到有多宝阁,也拐去看了看,大门紧锁,里面似是收藏了各种宝贝。这个小山包实在很小,可视野不错,恰好有落日,拍了几张照片。

晚饭我做主点菜,孩子们被零食塞了半饱,不肯好好吃,又去喂鱼了。淘淘妈很开心:“往后我们四个吃饭你负责点菜,我爱吃这些!”因为点了酸菜鱼还有个什么重口味的菜,虽然所谓鱼也还是豆腐做的。南瓜银耳羹眼看没人喝,端了碗去找孩子,一人一口,一会儿喝完一碗,接着又一碗,然后再一碗,俩娃儿喝了三碗汤。

饭后往酒店大堂看电影,雨中曲,本来以为是茜茜公主的,淘淘精力弥满,满屋乱跑,尔羊也跟着跑,淘淘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跟着学,俩人打闹不休。觉得尔羊一天没怎么休息,肯定累坏了,咱三阻止也不听,只好随她去。爸爸啧啧赞叹尔羊体力好,这丫头最近确实结实强壮,好事。

八点回屋,九点刚过尔羊就沉沉睡去。这一点走得至少有十几里路吧。

 

童话树屋

淘淘家几个月前订的童话树屋,直到前不久才发现是两间房子,本来约金蛋儿去,临时又去不成,便约尔羊一起去,问了一下爸爸的意见,决定去玩两天。爸爸们要上班,妈妈带着俩娃儿一早出发,一上车淘淘就宣布:“我要做哥哥了。”真是大喜事。六环上京城往密云,路上开了两个多小时。密云干净整洁,山水明秀,殊出意外,淘淘妈说像杭州一样。树屋在云峰山上,去云蒙山和司马台长城不远,山路曲折,好在尔羊在盘旋之前已经睡着了。上山的最后一段路尤其陡峭,据说不少车上去后都是屁股冒烟儿的。

我们订的树屋是小王子,与匹诺曹、小红帽是邻居,其他还有青鸟、爱丽丝、鲁滨逊、汤姆哈克等等以童话或儿童文学作品里的人物命名的树屋。说是树屋,只有一部分是屋里长树的,多半也就只是独栋小木屋而已。建在山坡上,高低错落,参差有致。爬了长长的木台阶上来,屋内设施齐全,也很干净,就是空间太小,且楼上楼下共用一个卫生间,多少有些不便。妙在有阳台,淘淘妈又是有心人,带了马扎来,俩孩子坐马扎拼乐高,大人坐藤椅吃橘子葡萄,山风清凉,四野静寂,很觉松快。

午饭只能在酒店的餐厅解决,需从树屋所在的小山包上下去,酒店大堂设在停车场旁的东禅寺院里,背靠背下去一点就是餐厅,挨着超胜庵,餐厅两边都是寺庙,所以只提供素食,淘淘妈点了两份斋饭、一钵蘑菇炖豆腐,居然都很好吃,几乎全吃完了。

饭后便去超胜庵看看,据称始建于隋唐时期,门口梨树、小石桥、沿石阶向上,小小山门,超胜庵三字也不大,确有古意。从侧门进,山门左右分列钟鼓楼,之后两天确然晨钟暮鼓,晨七时撞钟,晚五时击鼓,各108响,浑厚悠远,有绵绵不绝之感。内院两进,玲珑小巧,淘淘遇佛便拜,尔羊亦随喜,俩人磕头作揖不绝。

出后门便入山,迎面有木板上书常建《题破禅山寺》诗,很是应景。山路为林木荫蔽,日光疏落,十分清凉。沿途多蝉蜕、蝉翼和蝉的尸体,几可称俯拾皆是。路上不时有学名马陆的千足虫爬过,稍一触碰,便缩作一团。两朵小黄花被尔羊献给了路边二仙庙里供奉的神仙。走一段,有岔路,其中一条名范承勋古道,以康熙年间兵部尚书范承勋的名字命名,想来因此处地近要塞,为范氏公务之余游览所至处,或者到此考察地势亦未可知。担心淘淘妈会累,走到这里便折返了。下山路上尔羊指点墙角阴湿处:“苔藓!”真是,翠绿厚实,氍毹一般。

再下去是山神庙,旁边有株枣树,果实很小,大约是家枣和野酸枣嫁接而成的,孩子们站在矮墙上,正好够得到低处的枣子,便摘个不休,摘了就捧去供到山神面前的碟子里,我选了几颗熟的摘了分食,且禁止他俩再摘,说着说着还是各自又摘了一把才住手。

三点半集合去走十八盘,淘淘妈放弃,我一人弄俩孩子也觉心虚,好在爸爸们及时赶来接班,由一位奶奶导游,迤逦而上。淘淘半途反悔,大哭不休,被爸爸抱下山了。尔羊也让抱了一会儿,可到底跟着上山了。一路看了玉兔石、熊猫石、乌龟石等造型各异的石头,钻过极狭窄的一线天,穿过南天门,转过刻有仙坐、仙手印字样的摩崖石刻,来到了最高点,视野开阔,远处的密云水库依稀可见。

晚饭仍是素菜,有仿制的松鼠鱼尔羊极爱吃,我笑,只要是松鼠鱼,不管真假都来者不拒。大人们喝酒聊天,孩子们吃饱了去小池里喂鱼。饭桌在室外的草坪上,天色渐黑,桌上放置的小小烛火摇曳不定。

小印章不见了

好几天之前,尔羊说在幼儿园给我盖了好多小印章,打算送给我,星期五终于拿了回来,一张纸盖得满满的,各种形状和颜色的小印章,我很高兴,也夸奖了她。但当时没有好好保存,昨晚尔羊找的时候发现不见了,大家帮她一起找,沙发都挪开了,还是没找到。尔羊很难过。商量的结果是我给她买像幼儿园一样的小印章,她再盖一份。今天送去幼儿园,向老师要求看看是什么样的小印章,马老师说:“你可得表扬小精灵,她好几天一到手工的时间,就努力盖印章,我说你盖得越多,送给妈妈的爱就越多,她盖得更起劲了。”听得我差点泪流出来,我亲爱的孩子,你心里那么多温暖的情感。

尔羊把妈妈的话全说了

早上送尔羊去幼儿园,出门的时候遇见睿睿,没睡醒,妈妈抱着,过马路的时候,琦琦也要让奶奶抱着,尔羊说:“看我都不让妈妈抱。”我说:“你是好孩子。不过呢,要是大家都抱了,你也想抱,妈妈也很愿意抱你一会儿,当然,你不让抱就更好了。抱不抱呢?”尔羊清脆地回答:“不抱!”没等我说话,自己接着说:“看我多乖!”我点头:“是的,看你多乖。”尔羊又说:“我是大孩子了。”我点头:“嗯,你是大孩子了。”忽然忍不住笑:“宝宝,我的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说什么呀?我觉得你说一句我跟着学一句,我可真没出息啊。”

手指歌

尔羊睡前掰着手指头唱儿歌:“大拇指是爷爷,每天早上去练剑,食指食指是奶奶,跟着爷爷去练剑,中指中指是爸爸,像个火箭飞上天,无名指是妈妈,天天早上去上班,小拇指是自己,每天去上幼儿园!”我先是不乐意:“为什么把我排第四啊?”接着又笑:“好吧,我们俩离得最近,我们俩是一伙儿的。”尔羊也同意。

进城吃火锅

今天带尔羊进城,爸爸一个疏忽,把车开进了南锣鼓巷,真是要了命了。好容易才挣扎出人群,尔羊遇见了卖像成都那样的卖萌神器的:“我那个红果果找不到了。”我会意:“我再给你买一个。”尔羊笑了。新选了个棒棒糖样子的,又给将要见面的小妹妹选了个毛毛虫。到北兵马司的一家云南菜店吃饭,名字好像叫束河人家,新鲜食材小火锅。尔羊吃得很不少,吃完和小妹妹一起玩,看鱼看青蛙,看书架上的小摆设和旧书,小妹妹拿下来一个,尔羊给放上去一个,小妹妹脚伸到尔羊椅子上,尔羊伸手拨开,动作很小很隐蔽,但很坚决,大概是不喜欢这样,但又不想让我看见她的动作。不免感慨,到底长大了一些,小心眼儿多了。俩人总算靠看书安生了下来,妹妹选一本《儒家文化的困境》,尔羊选一本《微积分算法》,大人笑坏了。尔羊煞有介事地摊开书,讲起故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