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底认书

尔羊最近看得最多的书就是卡梅拉,虽然最喜欢朗朗那本,别的大多只看过一遍,可还是辨认得很清楚,奶奶今天尝试让她看封底,居然一认一个准,奶奶觉得奇怪,因为在她看来,这些书的封底都是一样的。

离开几天

这次去北京,没带尔羊,事后证明是正确的,天冷,折腾,办事一等大半天。尔羊跟奶奶在家还好,免不了哭几场,加上夜间醒来不肯再睡,让奶奶读上俩小时的书,好在没生病,已经万幸了。

回老家

带尔羊回老家,路河家门前盖满了房子。蒋庄,爷爷依旧健朗矍铄。下地看收割大白菜,一铁锨铲掉一个,直接装车去过磅。地头有井,尔羊第一次见到,非要往里扔土块,费死劲才揪住。尔羊拿着几个小勺子,一个也不肯给弟弟,中间想挖土豆,舅妈说:“我给你拿着吧。”尔羊犹豫一下:“你手上都是油。”这也确实,舅妈正喂弟弟吃羊肉。我问:“我拿着好不好?”尔羊想想,给我了:“千万别给长普圆啊!”大家都笑,丫头心眼儿可真是够数啊。返程时经过四姑老爷的馍店,尔羊和弟弟一人抱着一个大馍啃,好吃!

吃火锅

小姨回来了,全家一起去吃小板凳火锅,尔羊不肯吃肉,不肯吃毛肚,不肯吃虾滑和莲藕,只吃木耳、香菇和海带。最后又啃了好几个没有下锅的干面筋泡,也算吃饱了。

基色?

一起玩彩泥,捏了个蚂蚱,捏了个蝴蝶,尔羊说:"妈妈,你给我捏个基色好不好?"我没明白:"嗯?""基色!""机械?""基色!""姿色?""基色!""对不起亲爱的,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尔羊咚咚咚跑去拿来每天晚上看的书<我要找到朗朗>,翻开来给我看:"基色!"–鸡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