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羊发烧了

酝酿了俩星期的大学同学毕业十多年第一次聚会,最后关头却被尔羊发烧拦阻了,昨天放学回来就有点蔫,晚上开始发烧,夜里直是烧糊涂了,体温一直在三十八度以上,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大概有眩晕感,一直哭着喊:“不要这么大圆圈!”今早烧退,吃了些东西,近午烧又起,三十八度左右,睡醒后去医院,医生的压舌板十分粗鲁,结论是疱疹性咽炎,拿了一堆药。到医院之后就没怎么烧了,到底不放心,车票从早上改签到下午五点半,最后还是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