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漱口

晚上教尔羊学漱口,怕她咽下去,准备的温开水,事实证明,我很英明。我含一口水在嘴里,咕噜咕噜漱漱,让尔羊学。尔羊咽一口水,声带发声:“咕噜咕噜。”再教:“别咽下去,把水含在嘴里咕噜,别咽下去,好不好?”尔羊点头,再给一口,一点没犹豫咽下去,瞪着无辜的眼睛看着大家。全笑喷了,尔羊茫然。继续教,不厌其烦重复好几次“别咽下去”,甚至说:“一喝进嘴里就吐出来。”尔羊照咽不误,还煞有介事地“咕噜”几声。眼看半杯水喝下去了,还是教不会,算了,找个尔羊喝饱水的时候再教吧。

奶奶不在家,尔羊花样多

今天小姨回来,奶奶回老家了。下午小姨又去单位,晚上没回来吃饭,家里只剩尔羊我们俩,很是冷清。看书念诗玩积木还好,做饭时可头大了,我忙着做饭,顾不上尔羊,让她自己玩,她可反了天,先把鞋架上的鞋全拿下来一一摆在厨房里,又跑去卫生间揪一把湿巾擦鞋底;拿花生扔地上,一脚踩碎,剥得满地花生衣和花生皮,剥出来的花生仁塞到暖气片的缝隙里;皮尺扯出来量身高,称拉出来称体重,喂药的吸管衔在嘴里得意洋洋;吃饭的时候非要吃萝卜干,把一大把萝卜干撒进粥碗里,呼噜呼噜喝一气,没喝完的倒在餐椅盘上,我去拿毛巾擦的功夫她又把碗倒扣在脑袋上,还好剩的粥不多,不然头发都要粘在一起了;她吃饱了又去踩花生,我刚开始吃她又拉臭臭了,好一阵收拾;晚上弄盆水放马桶盖上,喊尔羊洗脸,边去阳台给她拿毛巾,慢了她几步,她自己已经开洗了,捞水往脸上呼拉,湿了三层袖子。越到后来我越是忍不住乐,丫头还能有多少花样呢?

什么好吃?

睡觉前,尔羊长官发布命令:“妈妈,关灯睡觉吃咪咪。”我遵命行事,尔羊照例在灯灭的那一刻喊一声:“蚊子血不见了!”——床头墙面上那点擦不掉的蚊子血成了尔羊的熟朋友。
我逗她问:是瓜子好吃,还是萝卜干好吃?
萝卜干好吃。
是萝卜干好吃,还是咪咪好吃?
咪咪好吃。
是桂圆好吃,还是咪咪好吃?
咪咪好吃。
是葡萄干好吃,还是咪咪好吃?
咪咪好吃。
不等我再问,尔羊总结性地宣布:“就是咪咪好吃!”——尔羊可真是忠贞不渝啊。

新年快乐

今天是2014年的第一天,尔羊过得很有意义,中午跟姥姥姥爷舅舅舅妈和弟弟一起吃了顿饭,然后去学校里爬山,弟弟爬不上来,尔羊又是一口气爬到了山顶,然后下到半山腰,又重新爬上来,两次登顶。天气好得很,太阳晒得暖烘烘的,天湛蓝,最高温度有十五度,湖里的冰全化了。